FANDOM



見聞傳奇 第四篇 不可思議的臭蟲智慧 作者:倪匡編輯



  接連三篇,說的都是生死攸關的大事,這一篇,且來說輕鬆一點的事。有一樁經歷,在談天說地之際,總喜歡拿出來作為談資。可是,一直說了近二十年,都沒有人相信,以為是編出來的故事,直到六七年前,在台北,幾個人閒談,又談及了這件事,只說到前一半,座間一位先生就接了下去,原來他也有同樣的經歷,證明不是胡說,當晚高興莫名,只可惜記性不好,只記得這位先生是電影界做美術工作的,尊姓大名,一概不記得了。

  那件事發生在南京。生平只去過一次南京,是夏天。南京的夏天之熱,真是熱得無可言喻,絕非香港人所能想像,有中國四大火爐之稱的四個城市,南京是其中之一。火車的時候是午夜,車站出來,上了馬車,直赴旅社,一路上,風倒是有風,可惜不是涼風習習,而是熱風習習。

  到了一家小旅社,人已疲憊不堪,躺在鋪上,一面撲蒲扇,一面入睡,汗出如漿,不在話下,但也矇矓睡去。睡不多久,忽然全身到處奇癢無比,矇矓之中,一面抓癢,一面睡。可是越抓越不對勁,跳起床來,著亮燈一看,只覺遍體生麻,連癢也不覺得了,原來鋪上,爬滿了臭蟲,數量之多,難以形容。在鋪上,一隻接一隻,恰好排列成了一個人形的平面,人一跳起來,排成的隊形散亂,那種醜惡,吸血而又有奇臭的小爬蟲,在鋪上蠕動,心中所產生的恐懼感,自然也達到了極點。一面發出恐怖的叫聲,一面拍打身上的臭蟲,落在地板上,就用腳踐踏。

  小旅館那有什麼隔音設備,這一鬧,自然醒了看更人,其中有一個旅客,贈以殺蟲粉一包,這種殺蟲粉,叫六六六。有了殺蟲粉,看看鋪上臭蟲會把人抬起來的情形,是無論如何不敢上鋪再睡的了,好在地上看來還乾淨,就清理了一下地板上的死臭蟲,把六六六藥粉,洒了一大圈,人躺在圈中,觀察了一會,臭蟲一爬近藥粉圈,便不能再前進,確有防蟲作用,於是熄燈,以為可以安睡了。

  誰知,到了矇矓睡去之際,全身又是奇癢難當。藥粉明明有防止臭蟲侵入的作用,為何又會到處被咬呢?跳起來再著燈一看,不禁整個人都呆住了,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每當講這件事,講到這裏,總會停下來問聽的人:你們猜一猜,我看到了什麼情景。

  總是沒有人猜得出來,也總是揭曉了看到了的情形,也沒有人肯深信。

  直到遇到了那位先生,他接了下去,他說的,就是我當時所看到的。

  他說:我知道,你看到臭蟲列著隊,沿著牆腳,爬上牆壁,然後,轉到天花板上,到了你身子的上面,再跌落下來,跌進藥粉圈中,它們不必衝過藥粉圈,用這個方法,一樣可以接近你,吸你的血!

  一點也不錯,情形真是如此。這真是不可思議之至,那片如紙薄的昆蟲,為了生存,竟會有如此高的智慧!而且,昆蟲在粗糙的平面上,可以附著身子,可是到了上空,它怎知道放鬆腳上的力量,使得身子向下落來呢?當時,燈著時,牆上,天花板上的臭蟲行列,還正浩浩蕩蕩,一隻隻臭蟲,還不斷從天花板上落下來,正確無誤地落在藥粉圈中間!

  自然,一晚沒有再睡,臨走,找了一個小瓶子,捉了五隻特別肥大,才吸飽了血的,放進瓶中,塞上塞子,想看看它的生態。但不久就渾忘了這件事,大約在一年之後,忽然發現了這隻瓶子,看到瓶中有幾片小小的灰白色透明的薄片,如皮膚屑然,一時之間,還想不起那是什麼東西來。

  打開瓶塞,把那幾片薄片倒出來,薄片由於太輕,是飄下來,而不是落下來的,其中有兩片,飄落在手背之上,像是魔術師在施展高超的手法一樣,眼看著那兩片薄片,在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內,由白而紅,開始膨脹,從平面迅速變成立體,臭蟲,在一年多之後,它們還活著,一有機會,立刻又恢復了它吸血的本能!

  在目定口呆之後,心中恐懼之極,覺得人的生命力,和臭蟲簡直無法相比,神經質地大叫了起來,把那五隻臭蟲,都弄成了粉末,可是心頭餘悸,至今猶存!

  臭蟲,江南各地皆有,南京特多,日本人稱之為南京蟲。廣東也有,別名木蝨,早期香港戲院中都有,但現在似乎越來越少了。

  臭蟲,又名床蝨,在生物學的分類上,是昆蟲綱,半翅目,異翅亞目,臭蟲科的生物,靠吸取熱血動物的血液為生。在依靠吸血為生的昆蟲之中,臭蟲不算是最可怕的一種,也不是最溫和的一種,介乎中間。

  另外幾種可怕或更溫和的吸血昆蟲,也曾有和它們打交道的經驗,自然,我會再講。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