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他人事〉是日本恐怖小說作家平山夢明的短篇作品。



這場景,我曾在電影上見過,卻壓根兒沒想到自己會卡在翻落懸崖的車子里。伸手摸摸膝蓋,指尖陷進爛桃子似的肉裡,我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腿;被安全帶倒吊在半空中而呼吸困難,這種感覺更勝疼痛。前方裂成白茫茫一片的擋風玻璃,像腐朽的柵欄倒在引擎蓋上。我的麥當勞奶昔和涼子的可樂飛出杯架,潑灑在撞得凹凸不平的車頂上,連同高速公路的收據和零錢一起散落在那裡。原本擺在置物箱里的手機,不曉得哪裡去了。脖子好重,不想動。視線這麼模糊,是血流進眼睛裡的關係吧?車子都已經這副模樣了,電力系統居然還能繼續運作;從冷氣孔吹送出的溫冷風,羼著輪胎的焦臭味。遇到這種慘事,收音機裡的冷感女人依舊淡然播報著道路壅塞的消息,感覺真詭異。耳朵聽到某處傳來的滴答水聲;幸好沒聞到汽油味,看來油箱應該沒事。

「你要不要緊?」

我的聲音像吞了藥粉般沙啞。

涼子沒有回答。扭曲成字形的車頂擋在後座和駕駛座中間,只剩下一條鉛筆盒蓋微開大小的縫隙,我根本無從得知她的狀況。

「你還好嗎?我的腳夾住了,動不了。」

呻吟聲……一咳。

一听就知道是涼子。

「我想沒事,只是不太能動……問題是……」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亞美不見了!亞美!亞美!」

「不會吧?看清楚點!」

「她真的不在!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啊啊!她不見了啦!」

我也染上涼子的慌亂,反射性大聲喊叫起來。

這時突然傳來個男人的聲音︰

「喂!沒事吧?」

我和涼子沒料到會出現這聲音,冷不防立刻閉上嘴巴,下一秒又旋即放聲呼救。結果,灰色長褲的下擺和沾滿泥巴的黑色皮鞋出現在碎裂的玻璃縫處。

「對不起,我們的小孩不見了。」

「她在呀,在這邊,受傷嘍。」

男人的聲音有些含糊,听不清楚。

「拜托你幫幫我們!拜托你!」涼子尖聲高叫。

「拜托你幫我們叫輛救護車!」我也跟著說。

男人的鞋子便快步走離車子。

「亞美!亞美!」涼子拚命喊︰「你可以說話嗎?媽媽的身體動不了!裕一!到底出什麼事?怎麼會搞成這樣?」

「我們掉下懸崖。」

「怎麼會?」

「對向車道的車子突然越過中線朝我們開來,不閃開直接撞上去的話,我們就死定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倒霉撞斷護欄……」

「都怪你開太快了!我還在想會有危險……」

突然听見亞美那孩子虛弱的哭聲。

涼子再度發狂似的叫著亞美的名字;然而那孩子只是呻吟和哭泣,沒有回應。

「你出不去嗎?裕一,你可以想想辦法出去嗎?」

涼子說完,我再次想辦法企圖恢復自由之身,但被夾在破碎儀表板底下的腿動彈不得。

「不行,我的腿整個被壓爛了。」

我隱約看見滿是鮮血的手指出現在我和涼子間的縫隙處;原本涂著美麗指甲油的手指甲幾乎被硬生生剝去,露出橢圓形的指肉。

「你看來很糟……要不要緊?」

「我的眼睛……看不太到……」

這時腳步聲回來了。我看見剛才的皮鞋和褲擺。

「有勞你了!救、救護車……現在情況如何?電話打通了嗎?」

「姑且算打通了。」

「謝謝你!啊啊,得救了。小孩在你那邊嗎?」

「有個女孩子倒在這里。」

「不好意思,可以麻煩幫忙看一下她的情況嗎?拜托。」

「叫誰去看?」

「呃?……當然是你啊。」

「我求你!」涼子大叫。

男子喃喃地說些什麼,一邊往亞美身旁走去。

……哎呀呀。

男子這麼說。

「她精神很差。」

我聽見涼子倒抽一口氣。「啊啊,怎麼辦怎麼辦……她叫亞美,你可以和她說說話嗎?她還有意識嗎?亞美!」

「還有沒有意識……誰知道呢?」他的聲音悠哉的彷彿在回答天氣好不好。

「我也不清楚呀……我又不是醫生……」

「求求你!只要喊喊她就行了!幫我握握她的手讓她放心!求求你!」涼子不死心的說。

「要我摸她?感覺很髒耶,有點……惡心。」

「怎麼這麼說……那你幫我跟她說媽媽馬上過去,要她別擔心,媽媽和叔叔都沒事……」

「說那種話,你都渾身是血了,哪里像沒事?」

「騙騙她也好,就當是給她勇氣嘛!」

我也插嘴說︰

「拜托你告訴她我們馬上帶她去醫院,要她別擔心,讓她放心!」

「意思是,你們想對個快死的孩子撒謊?」

「啥?你說什麼,廢話!」

「啥?你說什麼,意思是,我必須騙個快死的孩子嗎……?」

「拜托你!求求你!怎樣都好,拜托你幫幫她!」

男子大大嘆口氣,離開車子。

我們豎起耳朵等著男子開口,卻什麼也沒听見。

腳步聲回來了。

「你們還是自己去說吧,我又不是你們的遙控玩具。」

「遙控玩具……?你是真心的嗎?認真點行不行,王八蛋!」涼子怒罵道︰「小孩都快死了,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快點去說!你是男人吧!沒用的廢物!」

男子沒有反駁。听不見咳嗽聲,也听不到腳步聲,他像突然消失般,四周只剩鳥鳴聲,以及風擾動樹木的颯颯聲包圍著我們。

「喂!你還在嗎?你在那邊吧!」

涼子耐不住沉默的喊道。

「……氓……啊……人……」男子的聲音夾雜著嘆息。

「啊?你說什麼?」

「我說你是女流氓!我在啊。怎麼會有這麼粗魯的女人……」听得出男人離車子有段距離。

「求你別鬧了!我只是掛心孩子罷了!你應該能夠體諒的呀!」

「真搞不懂你那張嘴是怎麼回事。體諒?我只覺得你根本是個瘋婆子,突然就對素昧平生的我怒吼,做事情也完全不合常理。明明連見都沒見過我,還說得那麼好听……你的女人真要不得耶,簡直就像……像個不良少女!沒被男人教訓過……很像以前看過的漫畫里面出現的不良少年;那家伙明明是個高中生,卻沉迷夜生活……」

「現在還說那種事?」涼子大喊︰「你有完沒完啊!」

男子再度沉默。

「媽媽……」接著听到痛苦的呻吟聲。

「亞美!」涼子回應︰「媽媽就在你旁邊!別怕!不用怕哦!」

「沒那麼旁邊吧……」男子喃喃說︰「距離大概有十公尺……不對,不到九公尺,大概八公尺再多一點……八公尺七五?或者八公尺九五……不管怎樣,總之沒那麼旁邊就是了。」

「好痛喔……肚子好痛……」

亞美的聲音听來微弱難受。

「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拜托你先幫我們看看孩子的情況吧!」

「恩?……啊……有東西跑出來了……各式各樣紅的白的……環狀的、繩狀的、管狀的……」听到他這麼說,我全身寒毛倒豎。怎麼會這樣?亞美活不成了!

「有流血嗎?能夠止血嗎?你只要按住傷口就行了,拜托!求求你!」說到最後,連我都覺得自己像是在慘叫。

「那樣會把手弄髒吧……手弄髒的話,我怎麼辦?附近又沒有水……擦在衣服上?不立刻洗起來,會滲進縴維里;洗衣服時,還得和其它衣服分開才行;再說,衣服掉色的話,我會很低潮、很失落……」

「無聊透頂!你簡直不可理喻!那麼,你把那孩子挪近我們一點!」

于是男子走開,回來後,拋了個什麼東西到後座。

「這是什麼?裕一,你看得出來嗎?」涼子撿起那東西,從縫隙間遞過來給我。

那小東西上面還附著指甲……

「是那女孩的手指啦。」男子說。

「不會吧!」涼子低聲說完,細聲啜泣起來。「太過分了……你不是人……」

「喂喂,別傻了好不好,那手指就掉在女孩旁邊,是你自己說『把那孩子挪近我們一點』(注1)的呀……討厭的女人,要裝女王頤指氣使也該有個限度吧?頭痛的家伙……累死人了……」

「亞美沒事吧?」

「關我屁事啊?不干了,你們這些家伙真的很麻煩耶,兩個人一起聯手,搞得我好像是壞人,煩死了。」

「我們沒那意思,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希望你能幫幫忙而已。」

「就會叫我做這做那!給我去做這!給我去做那!向右邊!向左邊!不是那樣!是這樣!——我為什麼非得當你們的奴隸不可?你們這些家伙在學校是怎麼學的……」

「我能理解你當然會生氣,可是你能不能冷靜考慮一下我們的立場?我們身陷這般處境,既沒辦法靠自己逃出去,也沒辦法救孩子……我們也是被逼得走投無路、無可奈何才……」

「動彈不得?走投無路?車子出意外害小孩子飛出去,有這麼了不起、這麼得意嗎?會出這種事,還不是你們自己愛摔下懸崖來?我有去踫你們的方向盤嗎?」

「你說得沒錯!你說得一點也沒錯……可是,你能不能看在人情的分上幫個忙,試著從外面把車門拉開?幫我這個忙就好,剩下的我會自己想辦法,不會再麻煩你。」

過了一會兒,男子的鞋子進入我的視線範圍內;我想看看他的臉,卻只能看到隨處可見的灰長褲、白襯衫和上半身的一部分︰肚子突出,但算不上胖。他將雙臂交在胸前,說︰

「這車門撞得亂七八糟的,好像會割手,我搞不好會受傷耶……」

「求你了,試一下,感覺不妙的話就停手。」

「我如果受傷的話,怎麼辦?搞不好會破傷風哦!」

「哪會……不過是開個門而已呀……」

「但你不能否定這種可能吧?如果你們在我的幫助下獲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我卻得了破傷風,必須自己一個人終其一生對抗這難治之癥,我這是何苦……」

注1︰日文雙關語,「挪近一點」另也可解釋成「拿一點過來」。

「無論多少我們都會補償你!這可是關系到小孩子……不,是我們所有人的命啊!拜托你!」

「哼,無論多少都會補償……你可真有錢吶……看得出來,還有你的女人也是,渾身上下散發著自以為是的銅臭味!」

「我沒騙你,」我脫下手表拋向男人腳邊。「這是勞力士。」

男人伸手撿起手表。

「壞的……」

「那,這個怎麼樣?」我扭過身體,想辦法拿出錢包,伸手遞向窗外的男人。這個過于勉強的動作,讓我的肩膀一陣劇痛。

「你以為有錢就能解決一切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想證明我不是說說而已。錢包里面有我的駕照,這樣一來,你就知道我是誰,我想逃想躲也沒辦法了。」說到這里,我的手突然失去力氣,錢包掉了下去。

男人看樣子正在考慮。

「叫那女人向我道歉,說︰『我感到萬分抱歉,都怪我沒禮貌,我絕對不會再說那種話了!』她如果向我賠不是,我就考慮幫你們。」

「喂……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她只是因為小孩子有生命危險,情緒有些不穩,你了解的嘛!這些小細節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們再來好好談……一

「資本主義走狗的說法!這輛也是進口車吧?什麼牌子?」

「你別再浪費時間了!」

「時間要怎麼浪費,是隨我吧?」

說完,男子開始吹起口啃。

這時候,涼子呵呵笑了起來。

「什麼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她的語氣若無其事到叫人不舒服。「裕一,沒有用的,就是這家伙!就是他的車子害我們掉下懸崖來!現在他企圖掩飾這樁意外,所以才不打算救我們。殺人魔!你在等著看我們全死光,對吧!」

「既然被揭穿,那我也沒法子了……」男子忍住笑。「我還以為你們會更早注意到呢……」

我原本也差點發怒,僅剩的理智卻讓我想起另一件事情。

「等一下,這樣不合理啊,他又沒撞到我,如果他是那輛車的司機,為什麼要特地回過頭來找我們?根本沒有對撞的證據呀!」

「你還不懂嗎?他是瘋的!是個瘋子!徹頭徹尾發瘋的瘋子!瘋子的行為舉止不合理,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對,很可惜不是他。雖然僅僅一秒鐘,但我有看到擋風玻璃後頭不只一個人,至少可以確定副駕駛座上還有個女人,而他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他把她也殺了!那女人知道他造成交通意外,所以他殺掉她之後再下來!」

「不正常的人是你吧,大——嬸?」

「總之,你剛剛說已經打過電話了,沒錯吧?」

「是啊,我打了,打回家。晚歸的話,我老婆會羅唆。」

「啊啊……」小孩子有氣無力的嘆息。

「亞美!媽媽在這!媽媽在這里!」

「嘴巴在動,她好像在說話,一張一合、一張一合,真像鯉魚。」

「求你去看一下她!拜托!」

「那邊那位女王陛下怎麼說?」

「拜托你……」涼子小聲說。

「應該要說︰『請您幫幫賤婦』……這樣才對吧?……還要低頭行禮。」

「請……您幫幫……」

「還少了幾個字哦!」

「請您幫……幫……幫幫賤婦……」

口哨聲與腳步聲一齊遠去。他吹的曲子是(聖者進行曲)(注2)。

「……她在說謝謝……啊!斷氣了。」

涼子淒厲慘叫。

「求你幫我們打電話叫救護車!你現在手中握了三個人的性命,拜托發揮慈悲心,到時不只是我們,全世界都會為你的義行而感動!」

「太晚回家,我老婆會不高興。」

「她既然懂得選擇你這麼優秀的男性,一定能夠諒解的!你絕對有副好心腸,展現出沉睡在你體內的善良本性吧!」

「就像英雄那樣?」

「沒錯!你會成為英雄!不是漫畫或電視上那種騙人的東西,而是真正的英雄!」

沉默。

「你白痴啊?」男子的聲音對我完全藐視。「說什麼『你會成為英雄』……蠢斃了,你如果之後有機會進城的話,最好去檢查一下腦袋。」

「沒用的……對這人說什麼都沒用。為今之計,我們只有靠自己想辦法……」

「尸體已經冰冷了嗎?小孩子速度真快……啊,連螞蟻都聚過來了……」

「住口!」涼子大叫。「給我住口!」

「我說你啊,你還真有勇氣和這種女人搞不倫呢,沒其它更好的選擇嗎?」

「你說什麼?」

「別再掩飾了,這小女孩不是你的孩子吧?她一直叫你『叔叔』,難不成是那邊那女人要小孩叫自己的爸爸『叔叔』?」

「不關你的事!」

注2︰(聖者進行曲)(WhenTheSaintsGoMarchin'Ih),美國黑人葬禮時演奏的樂曲。

「真是自掘墳墓,既然這樣,你們會遭遇這種意外,就是老天爺的懲罰,我如果幫你們,就是忤逆天意了。」

「喂!別鬧了!這只是單純的意外啊!」

「是嗎?是天譴還是意外,可不是你這個罪人說了算的……」

男子話說到這里,開始繞著車子周邊行走,一邊輕踹車子,像在確認車體強度。

「你在做什麼?」

「呵呵,這車子根本就是老天爺的杰作,說偶然也未免偶然得太巧奪天工了。」

男子回到我身邊,把手機擺在附近地上。

「你自己打吧,看是要打給警察還是哪里都好,不過啊……你的車子現在是勉強被一小塊樹根撐著,如果失去平衡,你們兩人就會恩恩愛愛的往更下面……嗯,我想大概有一百公尺吧……掉下去。」

「手機給我!你擺在那里到底有什麼打算?」

「太陽—下山,我就會帶著手機離開這里。時間快到嘍……」

不用說我也知道。照耀山巒的陽光早已染上一片橙色。

「我會活下去!電話……把手機給我!」

「你真的是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家伙耶。」

我心一橫,解開安全帶;車體劇烈晃動,往河谷方向傾倒;前方擋風玻璃處的景色更加歪斜。我撐住身體,試圖把手伸向手機,卻還差十五公分左右。我再度扭轉身體,結果全身體重加諸在壓爛的肌肉與骨頭上,換來一陣劇痛;我緊咬牙關,痛苦悶哼一聲。

「沒用的男人,你媽可不會救你喲。」

「沒辦法,腳夾住了。」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嘍。」

「不行,我已經盡力了。」

「我幫你吧。」

男子起身離去。

這時候,一個畫面閃過我的腦海,我記得自己看過那身灰色的西裝。

就是他!在杳無人煙的休息站長椅上,以無神眼楮望著群山的男子!來這里的途中,我們在那個休息站稍事休息,男子就坐在涼子和亞美旁邊。他看到上完廁所回來的我,露出膽怯的笑容,連忙坐到另一張長椅上去;那家伙身上正是穿著灰色西裝和皮鞋。

「怎麼回事?」

「不曉得,他突然過來搭話。」

「嘻皮笑臉的家伙,該不會是變態吧?」

「小聲點,會被听到的。」

我催促兩人起身離開休息站。走出建築物之際,我抓過男人給亞美的果汁,狠狠丟進垃圾桶里去。

撞擊聲意想不到的大。

「他在瞪我們。」

「有意見的話,就來找我單挑啊,我隨時奉陪。」

記得那時還有這段對話……

「涼子!你不要動!車子很危險,可能會掉下去!」

涼子沒有回答。

「涼子!涼子!」

連呻吟聲都听不見。

「啊——啊,脖子側邊裂開……看來沒救了。」男子突然開口。「沒想到血漬看來這麼骯髒,不過她不再開口真是謝天謝地,接下來就換我們兩個男人好好談談吧。」

「喂,拜托你幫忙呼救吧。」

結果一個四方形的東西拋過我面前;那是個彎成ㄈ字型的金屬棒,上頭有鋸齒狀的細鐵片刀刃。

「線鋸,用來鋸骨頭綽綽有余,鋸吧,別客氣了。」

我拿起線鋸,手掌里真切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與鐵的冰冷。

「瘋了……你這家伙真的瘋了!」

「你想證明人類的善良天性和勇氣,對吧?我不適合那麼光明磊落的形象,就交給你吧,大師,示範一下!」

我原想多罵罵他的人格卑劣,又想到這只是浪費時間,旋即作罷。我試著把線鋸抵向燈芯絨長褲——從左邊來?還是右邊好?……應該先擔心是不是真的能夠整個鋸下來吧?

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轉過頭,卻只看見男人的鞋子。

「喂,如果你還在意休息站那件事,我向你道歉,我沒有惡意。你也已經好好報復過了呀!」

「你再繼續浪費女人和小孩的時間吧,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幫我把手機拿過來!」

「我才想問你該不會是說真的吧?」

「只要讓我打一通電話就行了!」

「你真的很愛擺架子吶。不動手,我就當著你的面把手機踩爛。」

抬起的皮鞋暫停在手機上方。

「你到底為了什麼要搞出這整件事?」

「我想親眼見識英雄誕生呀。」男子轉向後方。「……這女人不行嘍,正在痙攣,像只產卵後的鮭魚。」

我鐵了心,手狠狠一拉線鋸,感覺到刀刀陷入棉被的觸感,火燒般的疼痛在大腿上漫開;我大聲慘叫,卻沒停手。已經沒有退路了,要繼續鋸完還是停手?不能半途而廢!耳里听到仿佛削割融化冰塊的聲音;切口處的肉屑愈堆愈高,同時大量的血雨降落在我臉上。

「英雄!你是我們城市的英雄!」男子咯咯笑了起來。「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

「我要殺了你這王八蛋!」

我緊咬牙根、強忍劇痛,齒間發出詛咒般的喊叫。

「很感謝你有這份心,但我看你是辦不到吶!不快點一口氣砍斷,會失血過多昏倒哦,到時你們就全死定了,這座山里有不少熊和狸貓,你們三人三天後等著一起從野獸的屁股後頭出來吧。」

鮮血像小便般從大腿間擴散,疼痛讓我知道接下來鋸到堅硬的骨頭了。我滿是鮮血的手重新握好線鋸;慘叫的同時,線鋸的刀刃如火車車輪般轉動。我要殺了他!要殺了這男人!……支撐我的手繼續移動線鋸的力量,不是為了要救另外兩人,而是我一心想殺了這男人。

「動作快!失敗的話就前功盡棄了!這可是場不是全贏、就是全輸的戰爭呀!」

「混帳東西!我一定要殺了你!絕不讓你逃掉!」

「我沒打算逃啦,不過你也殺不了我。」

「哪管你怎麼抵抗,我一定要殺了你!」

「我才不會抵抗呢,對天發誓。」

在血雨及劇烈疼痛的交相攻擊下,我漸漸無法與男子對話。

在我幾乎快失去知覺之際,線鋸的刀刃突然不再遭遇抵抗,一條腿成功鋸下。我自斷左腿,身體順利跌落車頂;這時候車身大力搖晃,車頂翹起呈溜滑梯狀。我學著蛇的動作爬出車子,抓住手機。就在這一秒,有某個東西滑動,地面震了一下。我轉過頭,只見車子成了黑影,滾落到另一頭去。山谷間響起兩三聲沖撞聲,然後恢復寂靜。

「涼子!」我大喊著,來回看看四周。

有個人在那里。

就在我面前。

不是在休息站遇見的男人。

是個不曾見過的家伙。

臉上表情像是在笑,但視線卻不是看著我。

剛剛看過的皮鞋,懸在距離地面二十公分左右的半空中。

男人以一條細繩,將自己的脖子吊上橡樹,身子懸空。

灰色的長褲上留有大片失禁的痕跡。

痛楚消失了。我爬到亞美身旁躺下。

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釋。

只知道一項事實——涼子和亞美已經死了。

我無心止血。

抬起頭,耳裡聽見往山上來的警笛聲。

是男人上吊自殺前打的電話嗎?……不過這都無關緊要了。

我摸著亞美的手,抬望滿天夕陽餘暉,深深吸了口氣。

山林的寧靜與大地的濕潤,真舒服。

我從來不曉得,原來無意義的死亡,是這麼平靜安詳啊。

本書簡介編輯


633559544277570000.jpg

《他人事》封面
作者:平山夢明

  曾被平成國民作家宮部美幸描述為「超級異形大師」,芥川賞得主中原昌也稱他是「現代最狂放的重血腥作家」,推理作家綾辻行人也稱他為「地獄超絕技巧師」,妖怪作家京極夏彥則說他是既瘋狂又細膩,前衛文學研究家柳下毅一郎更是乾脆,直截了當的讚頌他為神!他就是素有「寫實怪談的超級巨星」之稱的平山夢明。

  《他人事》是繼平山夢明獲得2007年度「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一名之後的最新力作!以「貼近身邊的陌生人」作為恐怖想像力的創意來源,描寫視生命如草芥的陌生人,將他人之痛苦、脆弱,視為可以玩弄的遊戲心態。並藉由強烈的反差,來製造殘酷至極、令人感到心寒的黑色幽默。

  • 書名:他人事
  • 作者:平山夢明
  • 譯者:黃薇嬪
  • 出版:小異出版
  • 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ISBN:9789868456907
  • 頁數:270頁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