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五篇 兩件與鬼魂有關的事 作者:倪匡編輯



  在蘇北沿海的那一大片荒地上,如何開墾土地,種棉花種糧食,自然有很多經過可寫,但先說兩樁在那地方親歷的,肯定和鬼魂有關的異事。

  第一樁異事,必須先說明一下當時的居住環境,才能了解。到了荒野之上,自然沒有屋子可住,而當地民風強悍,那時(一九五二年)仍是有土匪出沒,所以去的先頭部隊,是一個排的軍隊,若幹幹部,和若幹勞改份子,一共不超過兩百人,要住在一起。

  住的是比較大型的窩棚——用粗竹子和蘆葦紮起來的「柱子」,交叉和地面形成等邊三角形,再在兩個斜面上鋪上蘆葦,以略避風雨。窩棚的最寬處是地面,約寬四公尺,留下當中一條信道,兩邊睡人,頭一定要向信道才行,若是向另一邊,頭會頂到柱腳。我曾戲稱這種窩棚是「金字塔」。

  大窩棚相當長,約五十公尺,每一邊要睡上一百人,所以在分配之際,每人占五十公分寬,不得超越。大窩棚的一端供出入,另一端封了起來,是泥砌成的爐竈,要供應兩百來人的夥食。

  而當然沒有什麽床墊,連床板也沒有,身子下面的是割下來略經曬幹的茅草——曬幹了的茅草,倒有一股異樣的香味,至今還在想念。而當中的信道,也恰可供人走過而已。

  環境已介紹完畢,異像是,田間勞作,個個皆疲乏不堪,一到天黑,人人酣聲大作,決無失眠等情形,而第三四晚開始,每天晚上,在人人睡意正濃之際,就有人推睡著的人,耳際則聽得有人在說:「讓一讓,讓一讓,熱死了,讓我去涼快一下!」

  被推的人,睡意正濃,大都縮一下身子,翻一下身,讓一讓就算,也不計較。兩三個星期下來,人人都被推過,都覺得詫異!究竟是誰,每晚非出去「涼快涼快」不可?於是,排長和隊長,集中所有人來問,可是竟沒有一個人說曾有過這樣的行動!

  這自然大有可疑了,排長提議要人輪值夜班,他自己首值,可是到半夜,他倦極而睡,正好人阻在信道上,蒙朧中又被人推醒,還是那兩句話,他一下驚醒,大喝一聲「什麽人」,在沒有回答的情形下,他向天連射了三槍,槍聲驚醒了每一個人,當晚,點起油燈,要找出那個是什麽人來,找了一夜,也沒有結果。

  直到天亮,負責竈上燒火的,是雇來的一個當地鄉民,年紀十分大了,才遲遲疑疑地道:「可能……是鬼……作怪。」

  排長隊長直斥其非:「鬼在哪里!胡說八道。」

  老年鄉民道:「可能是在竈下……他不是說熱嗎,已經秋涼了,怎麽會熱,除非是一直有火在烤他!」

  事情一直發展到這時,還是可以有種種「科學解釋」的,排長和隊長,見有不少人相信了老夥頭的話,就決定「破除迷信」,下令把竈拆掉,向下發掘,掘下去不到一公尺,就赫然有一副十分完整的骸骨在,這一下,人人都青了臉,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一切只好全靠那老夥頭善後,把那副骸骨,遷地為良,重修爐竈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半夜推醒人要出去乘涼了。

  這一帶雖然荒涼,但倒是大小軍閥經常打仗的地方,又曾在幾十年前,經過一場海嘯,淹死了不少人,所以無主冤魂,不知多少,那個日間被竈火烤得火熱,晚上要出去乘涼的仁兄,自然也不知是何許「魂」也了。

  另一樁事更異,也是在當地,一個叫「大有舍」的小集鎮上,那是一個莊子,逢單有集,有一次去趕集,看到幾個鄉民,遙指著一個少婦,在交頭接耳,那少婦十分健壯,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少婦,正在購物,也沒什麽異樣,好奇心起,過去一問,鄉民說這少婦,每隔一個星期,會發瘋,力大無窮,不管當時在做什麽,必然拋下不理,飛奔至」棵大榆樹下——伸手指了一下,那株大榆樹就在莊子口——用沒有人聽得懂的話,大聲叫嚷,至少要半小時才止。

  當時聽過就算,怎知到了傍晚要回去時,就看到那株大榆樹旁,圍滿了人,又有人在大聲叫嚷,擠過去一看,就是那個少婦,手舞足蹈,正在大聲說話,神情極激動,可是所用的語言,無人聽得懂,有幾個人上去想阻止,都被她推了開去,每個圍在旁邊看熱鬧的人,神情都十分古怪,顯然,他們看慣了這種情形,但是也覺得十分之詭異可怖。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那少婦發出了幾下嗥叫聲,戛然而止,垂下了頭片刻,再擡起頭來,神情一片茫然,看來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麽事。而剛才在她身邊的兩個男子,多半是她的親人,就遇去扶著她離去,一面低聲交談著幾句,別人想上去和他們交談,他們不願理人。

  當時,看到了這種情形,心中所想到的唯一的答案就是:鬼上身!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