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四章 兩樁和狼有關的事 作者:倪匡編輯



  國營農場,因為勞動力是勞改犯人,所以,編制十分特別,類似軍隊,分為大隊、小隊等等。大隊長是蒙古族人,他有一匹小青馬,看起來毫不起眼,可是性子奇烈無比,只有大隊長一人能騎,而且跑得極快,真是一匹好馬,曾和火車比賽,和火車同時出發,沿鐵路奔馳。火車開始時極慢,自然是小青馬一陣風似奔馳在前面,但火車是越駛越快的,那次「比賽」的結果是,火車要在七分鐘之後,才追上小青馬,可知這匹小青馬是如何勇猛了,蒙古族大隊長對牠愛逾性命。

  大隊的黨支部書記則是漢人,是一個退伍軍人,當過營長,是典型的退伍軍人幹部,平時以「老子不識字」為傲,到了要寫家書時,自會換一副嘴臉,求人替他寫信的那一種。

  得罪了他兩次,都和狼有關,所以最後才惹禍上身。

  第一次,是用陷阱,捉到了一頭母狼,關在一只大鐵籠中,狼遭陷阱中的夾子夾住時,夾斷了一條腿,行動頗有不便,但兇獰如故。

  是我忽發奇想,放了一條雄狼狗進籠,想培養真正的狼狗,結果,居然成功,母狼生下了四條小狼狗。

  與之交配的狼狗,本來已有狼的血統,再加上一半狼性,這四條小狼狗之兇狠,不言可喻,但是它們也有狗性,對於飼養牠們的人,倒是絕不噬咬的,而對外來人,一律狂吠,撲上去就咬,要來守護,真是再好也沒有,中隊上下都十分喜愛,相安無事,外來者雖曾吃過虧,倒也無話可說。

  那天,大隊黨支書記下中隊來視察工作,也是合該有事,本來已把狗關起來了,臨走時,書記同志忽然拉開關狗屋子的門,四隻狼狗那時還不是很大,可是門開處,只聽狗厲吠,人慘叫,書記同誌的手背正鮮血直冒,一條棉褲,也被咬出了棉花。

  書記同誌心倒是臨危不亂,立時拔出佩槍,槍聲震天之下,四隻小狼狗,無一能以幸免。書記同志揮著血手,厲聲喝問是誰養的野獸,中隊幹部人人噤若寒蟬,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承認。

  當時他倒沒說什麽,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就走,懷恨在心,也是自然的了。後來在因為「破壞交通」而召開鬥爭會之際,他就會展示手背上的疤痕,大聲宣布:「此人早就對革命同志,懷有仇恨,故意蓄養兇狼,殘害革命同志,他XXXX的,在戰場上,日本鬼子國民黨,都沒法傷了我,我是給他養的狗咬傷的,我是黨員,咬我就等於咬黨,這是早有預謀的反革命行為!」

  當時附和者一大群,自然只好唯唯諾諾,寫上幾萬字的檢討,檢討自己「潛存的反革命思想!」

  這一次,不論如何,養狗者總有不是之處,養的狗咬傷人,狗主人自然負責,但第二次,卻十分好笑了(當時是笑不出來的。)

  接到通知,在大隊部開批評會(那是「家常便飯」),各單位要派人參加。大隊部是一幢十分漂亮的建築物,第一次在荒原之中見到那麽漂亮的建築物時,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八角形,紅磚,有天花板,不知是那一位高手設計的。

  到了大隊部,一開會,書記同志主持,捱批評的,是一個測量員。罪名宣布了:測量員獨自在趕路,有一頭狼,一直跟在他的後面,也不攻擊。推測這頭狼當時不餓,但又不肯放棄可以充饑的食物,所以一直跟著,等適當時機才攻擊。

  這是十分駭人的處境,測量員無法可施,就用測量用的水平儀,連著皮袋的,當武器去趕狼,居然叫他把狼趕走了,可是曾被他當武器用的水平儀,也弄壞了。那就是「不愛護國家財產」!一具水平儀,本來是相當普通的東西,當時估計是人民幣六百元。

  批評會發言踴躍,那名測量員誠惶誠恐,自己承認錯誤,到批評會進入高潮,批評到了測量員根本思想有問題時,實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令得舉座愕然,書記同志更是大怒,厲聲責問為何發笑,當時就侃侃而談:「你們要他怎麽樣呢?他一點也沒有不對,要是他不把狼趕走,叫狼叨走了,茫茫草原,水平儀也找不回來,現在雖然壞了,但至少還可以修,為什麽要批評他?」

  雖然理直氣壯,可是有理講倒好了,批評會的矛頭,陡然轉向,水平儀和測量員無人提及了,在「那麽嚴肅的場合竟然縱笑」的罪名,不到十五分鐘,就有了更具體的結論:「批評和自我批評是黨求進步的武器,嘲笑瞧不起,等於是反對黨的政策,反對黨!」

  當然不服,據理力爭,書記同志的官大,口才未必好,一輪爭辯下,鬧了個啞口無言,在數十人前,大失聲望,自然心中不會高興的了。

  所以後來「破壞交通」的事件一發生,他才如獲至寶,大大發揮一番。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