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唐德宗貞元年間,長安以西望苑驛,有百姓王申,其人樂善好施,在路邊廣植榆樹,成林成蔭,為行旅遮風蔽日;又在住所旁建了幾間茅屋,盛夏時供行人歇腳,並置辦漿水、果子,很是熱心。他有一男孩,一十三歲,每每負責伺候客人。此日午後,有一女子求水,男孩於是將其引進門來。女子身著綠衣,戴白巾,說:「我家住在此地以南十余里處,夫死無兒,今喪期已滿,去馬嵬坡親戚家,從這路過,討些吃的。」女子容貌美艷,言語明快,舉止可愛。

王申於是留下她一塊兒吃飯,說:「今晚你可以住在這里,明天一早趕路,落日時可抵達馬嵬坡。」

女子欣然從之。吃飯後,王申之妻將那女子帶到後堂,呼之為妹,叫她幫自己做衣服。女子所縫做之衣,針腳細密,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王申夫婦很是驚異,其妻猶喜歡那女子,戲言道:「你既然沒有至親了,能做我的兒媳婦嗎?」

女子笑道:「我身孤苦,現願聽您的安排。」

當天,女子與王申的兒子就成婚了。當時正是酷暑,入洞房後,女子告誡王申的兒子:「最近聽說盜賊很多,不可開門而睡。」說著,她意味深長地看了王申的兒子一眼,用巨棒將門頂住。

到了後半夜,王申之妻突然被噩夢驚醒,在夢中,其子披著頭髮哭訴:「母親,孩兒快被鬼吃盡了……」

王妻將所夢之事告訴王申,後者很不耐煩:「你得了個這樣好的兒媳婦,難道是喜極而說夢話嗎?呵呵!」

王妻只好躺下接著睡,隨後又夢到兒子的哭訴。驚醒後告訴王申,這時候王申也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馬上跟妻子下床,舉著蠟燭去兒子的房間。來到門口,二人呼喊兒子和那女子,裡面一無聲音,死一般寂靜。王申大呼「不妙!」,將門撞開,剛一開門,裡面忽地竄出一物,圓眼利齒,其身暗藍,一如厲鬼,猛然而去。此時,王申之妻已經嚇得癱於門口,王申哆嗦著進了屋子,只見地上留有兒子的頭骨及頭髮而已。

原文記述如下:

貞元中,望苑驛西有百姓王申,手植榆於路傍成林,構茅屋數椽,夏月常饋漿水於行人,官者即延憩具茗。有兒年十三,每令伺客。忽一日,白其父:"路有女子求水。"因令呼入。女少年,衣碧襦,白幅巾,自言:"家在此南十餘里,夫死無兒,今服喪矣,將適馬嵬訪親情,丐衣食。"言語明悟,舉止可愛。王申乃留飯之,謂曰:"今日暮夜可宿此,達明去也。"女亦欣然從之。其妻遂納之後堂,呼之為妹。倩其成衣數事,自午至戌悉辦。針綴細密,殆非人工。王申大驚異,妻猶愛之,乃戲曰:"妹既無極親,能為我家作新婦子乎?"女笑曰:"身既無托,願執粗井竈。"王申即日賃衣貰禮為新婦。其夕暑熱,戒其夫:"近多盜,不可辟門。"即舉巨椽捍而寢。及夜半,王申妻夢其子披髮訴曰:"被食將盡矣。"驚欲省其子。王申怒之:"老人得好新婦,喜極囈言耶!"妻還睡,復夢如初。申與妻秉燭呼其子及新婦,悉不複應。啟其戶,戶牢如鍵,乃壞門。闔才開,有物圓目鑿齒,體如藍色,沖人而去。其子唯餘腦骨及髮而已。

本故事收錄在《酉陽雜俎》諾皋記 作者為段成式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