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九章 四千萬斤稻子餵田鼠 作者:倪匡編輯



  農場大隊部的所在地叫保安治,所以農場就叫做保安治農場,蒙古話保安治是牡牛崗的意思。墾出來的地有兩千嚮每嚮五十畝,是東北計算面積的單位,也就是有將近十萬畝地。

  被調回參與稻田作業時,已經是九月下旬了,田中已經放乾了水,一些早枯的草,也成了黃色,稻子長得極好,稻粒已開始灌漿,即快成熟了!自然全場上下,都準備收割,計劃,五天一定要割完,問題是在何時開始而已。生產隊的技術員竭力主張提早割,可是意委會卻反對,理由是灌漿不足,再早割下來,米的顆粒小,自然影嚮產量,再等兩三天,等米粒長得飽滿了再割,估計天氣不會有改變,可以爭取多幾天。自然以意委會的決定行事,決定是十月二日開始收割,十月一日放假,先好好休息一天。

  十月一日那天已經相當冷,早上起來要穿棉襖,印象深的是不知道已那麼冷,出外,和人閒談時,手按在一隻汽油筒上,誰知道提起來時,皮膚凍在鐵皮上,驟然一提,指頭上和手心上,皮被扯脫了幾處,痛不可當。

  老天也真是惡作劇,早上陽光普照,但到了中午,就北風呼號,彤雲密佈,下午,就開始下大雪了,大雪不是一片一片飄下來的,是一大團一大團,一大塊一大塊直倒下來的!

  這可真是茲事體大,在這當口,千怕萬怕,怕的就是下雪,緊急命令下來是:人人上田去搶割,能割多少是多少。原來的慶祝晚會,自然也開不成了。本來在晚會中,有一個採茶撲蝶節目,本人擔任那隻蝶,至今自然不採茶,去割稻了。好在工具現成,直撲稻田,也不分是哪一隊哪一組的了,先揀近的割,一時之間,稻田之中,人頭攢動,風挾著雪,橫打過來,根本連眼也睜不開,割的割,運的運,天色未黑,雪已高過小腿,眼看實在沒有法子割下去了,這才鳴金收兵。

  這一場大雪,足足下了兩三天,屋子向風的那一面,雪積得和屋頂一樣高,就算是背風的那一面,第二天早上門一打開,也嚇了一跳,比人還高的積雪,像是外星怪物一樣,一下子就侵略了進來。

  等到雪停了,觸目所及,除了白色,還是白色,超過一公尺深的積雪,把所有作物,一體淹沒,自然更無法收割了。大隊部的決定是:今年算了,等明年雪融時,再開始割,也是一樣的。這算盤打得真不錯,算起來,明年再割,確然是一樣的。

  那一年冬天的雪可下得真多,一場接一場,積雪越來越深,等到發覺不妙時,是陷阱中捉到了幾隻大到不可思議的田鼠開始的。

  田鼠的體型本來就相當大,再大也決不可能大得和兔子一樣,可是捉到的那幾隻田鼠,真是肥碩若兔,而且行動也不像正常田鼠那樣敏捷。不幾天,發現同樣的田鼠更多,在雪地中行動遲鈍,簡直幾乎一捉,就可以將牠捉起來。田鼠的肉,細滑兼腴,十分好吃,自然人人都捉,而且皮毛油光水滑,交給會硝皮的人去硝一硝,土產公司收購的。

  一時之間,人人高興莫名,宰了的田鼠,吃不完的,風乾了隨時向火爐上一烤,就香味四溢,厚厚的一層油,落在火中,滋滋直嚮,要來送濃冽的白酒,真是天造地設。

  就在人人興高采烈之際,終於有人想到了一個問題:田鼠長得那麼肥大,是吃什麼長的?這個問題的答案,自然也不難尋找:就是積雪覆蓋之下,那兩千嚮地上,未曾收割的稻子!

  組織了一小隊,掀開積雪一看,早已稻穗不存,全叫田鼠吃了。保安治農場兩千嚮地的稻子,餵了田鼠,這驚天動地的消息傳了出去,方圓百里,聞風而來捕捉田鼠的人,不知多少,究竟有多少田鼠叫人捕走,也無法統計,可是捉了田鼠,浸死了之後,要用整輛馬車來拉的,倒見過不止一次。

  保安治本來也不會有那麼多田鼠,多半是方圓幾百里的田鼠,知道這裏有大量稻米可吃,也聞風而來,吃飽了做了飽死鬼的。

  就搶割下來的稻子算一算,每一畝還可以打出四百多斤穀子來,算它每畝四百斤,十萬畝,四千萬斤穀子,就在一個冬天,餵了田鼠,難怪田鼠肥得像兔子一樣了。

  後來大隊部又十分科學地提出,田鼠不但吃糧食,還有儲存糧食的特性,鼓勵大家挖田鼠洞,多少可以找回一點糧食來。

  田鼠洞倒是有人找到過,其中也的確有儲存的稻粒,但是誰會繳上去?自己碾一碾,田鼠煮糙米飯,營養又可口,我就嘗了不少餐,別有風味,至今思念。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