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怪談》故事大綱編輯


  〈黑髮〉講的是叫做十郎的人,因為忍受不了貧窮的生活和妻子離婚,與一位有錢有地位人家的小姐結婚並做了官。但新的生活越來越讓十郎厭倦,他懷念起整日在家織布的賢妻。一年後十郎在一個晚上 回到家中,妻子沒有一點怪罪他的意思。第二天早上十郎醒來,發現躺在身邊的竟是一具黑髮骷髏。〈黑髮〉在小泉八雲的作品裡,原題為〈和解〉。

  〈雪女〉說的是一個颳風下雪的晚上,一位年輕人與同伴在樹林裡不得不找到個茅屋住下來。這時一位皮膚雪白身著白紗的女子出現。她吸乾了年輕人同伴的血,但是沒有吸年輕人的血。雪女喜歡他,並要求他保密,否則就殺掉他。幾年後年輕人偶遇一個叫猶紀的女子,兩人結婚生子。一天晚上,年輕人望著燈下給孩子縫製和服的猶紀,想起十年前的那件怪事,就說給猶紀聽。不料,猶紀告訴他,她就是雪女。雪女不能容忍他的背叛,但是因?孩子她不能殺他,於是雪女離開了這個家。

  〈無耳芳一的故事〉話說,幕府時代在赤間關的阿彌陀寺(現在的赤間神宮)有位名為芳一的樂師,雖然雙眼失明,但琵琶彈奏得非常好,尤其擅長彈唱平家物語的故事。某個深夜裡,他在寺院內彈著琵琶,發現有人來了,聽起來是穿著盔甲的武士,非常沉重的腳步聲。武士說:「我想請您到主人家中去演奏琵琶。」於是就把芳一帶走了。

芳一被帶到不知名的地方。那似乎是個高級的地方。殿上的竹簾後方,傳來女子的聲音說:「辛苦您了,可以麻煩您彈『壇之浦之戰』那首曲子嗎?」於是芳一演奏了這首曲子。演奏當中,連表情嚴肅的武士,也忍不住與女子一同哭泣。芳一也沉醉在自己的曲子當中。女子告訴芳一,今天非常滿足,希望以後每天都能聽到芳一的演奏,然後,芳一就被武士循著原路帶回寺裡去了。

從此之後,每天晚上,芳一都到那個地方去演奏。寺院的僧侶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芳一每到三更半夜,總是一個人獨自離開寺院呢?於是,跟蹤了芳一。沒想到,卻看見芳一在荒煙蔓草的亂葬崗之中,全神貫注地演奏著琵琶,四周還有許多鬼火幽幽地飄浮著。

目睹這情景,僧侶感到渾身發冷,於是趕緊把芳一叫醒。僧侶告訴芳一:「這一定是平家的亡靈在作祟,要是繼續這樣下去,你一定會被鬼魂帶走的,這條小命朝不保夕。今天晚上你就待在房裡,不要動也不要出聲。」之後,僧侶在芳一的身上寫滿了經文,說:「這樣應該就安全了。」然後僧侶就出門做法事了。

到了晚上,武士果然又來接芳一前往演奏。但是他看不見芳一人在何處。他在房裡焦急的走來走去,大聲喊著;「芳一!芳一!」卻沒有人回應。武士自言自語的說:「奇怪了,沒回答也沒看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怎麼有對耳朵在這裡呢?不然的話就把這個帶回去交差算了。」於是武士把芳一的耳朵硬扯下來帶走了。

  〈茶杯中〉的故事發生在江戶時代末年。武士仲谷早上喝水的時候發現杯子裏有個陌生人的影子。仲谷把杯子換掉,砸掉都無濟於事。晚上,杯中那個人竟找到仲谷,說仲谷早上侵犯了他。仲谷用刀刺到那人,那人沒有流血,穿牆而走。

  全片拍於1965年,類似中國的聊齋鬼故事。第三個故事比較好些,它出自日本歷史典故,而且有記錄當時戰況的圖畫,以及難得一聞的日本琵琶古曲。

  《怪談》改編自1896年小泉八雲的作品《怪談》中的故事,於1965年拍成電影。小林正樹導演將《怪談》裏頭那種陰暗詭異的美,充份展現在影片之中,不只為了拍出恐怖的效果,他更重視畫面上呈現出來的質感,形成他個人獨特的怪異美學。像是〈雪女〉與〈無耳芳一〉甚至運用類似舞台劇的場景布置來處理畫面。〈無耳芳一〉當中,講到壇之浦會戰,法一(中村賀津雄飾)在平家的亡靈之前彈奏琵琶並且講述故事,這段處理得很美。而法一召來武者的亡靈(丹波哲郎飾)不管是動作或者是對話都很有趣。

  小林正樹(Masaki Kobayashi 1916-1996) 大正五年生於北海道小樽市色內町。小樽中學時代(現為潮陵高校)是校內的網球選手,後來進入早稻田大學就讀,畢業後受到當時身為女演員的表姐田中絹代的鼓勵,踏入松竹電影公司大船攝影所擔任助理導演。後來度過一段有如軍事管理般的生活,開始在另一位導演木下惠介的班底工作。昭和廿七年推出《兒子的青春》這部處女作。後來,他導演的電影作品,像是描寫戰爭的無情《人間的條件》、長篇紀錄片《東京審判》以及受到世界讚譽的《切腹》等,以擅長處理沉重的主題而聞名。

  《怪談》這部電影,也影響了後來的一些專門拍攝鬼怪的日本導演,像是獨立製片起家極力批判機械及都會文明的塚本晉也,作品有《鐵男》、《東京拳》、《雙生兒》、《子彈死跳舞》。或是像拍攝富江系列電影的導演們,如及川中、清水祟、光石富士郎、中原俊(按照富江一至四集排列),以及《七夜怪談》、《鬼水怪談》的催生者‧導演中田英夫,我覺得他們應該都受到了小林正樹的影響,形成一種似有脈絡可尋的日本怪談電影的映畫傳統。

  其實,拍攝《雨月物語》以優美古典著稱的溝口健二比小林正樹出現的更早。我和朋友討論起《幽魂娜娜》這部電影時,他說故事的原型有點像小林正樹導演的改編小泉八雲《怪談》中的〈黑髮〉,同樣是丈夫遠行,妻子死去化為鬼魂等待丈夫歸來的故事。也可以追溯到中國的明代《剪燈新話》中的〈牡丹燈記〉和越南《傳奇漫錄》中的〈麗娘傳〉。

  不過,這類鬼妻的故事大致演變成兩種,一種是〈牡丹燈記〉、〈麗娘傳〉以及溝口健二改編的《雨月物語》,男主角會遇到美女並享受榮華富貴,最後發現原來自己身在女鬼廢墟之間。另一類如〈黑髮〉和〈幽魂娜娜〉則是貧賤夫妻分離後,妻子死後變鬼,待丈夫回家後鬼妻與之共度最後一夜。《雨月物語》的劇情一前一後兼具兩者。不過〈幽魂娜娜〉的突破在於女鬼娜娜不只是與丈夫重溫一夜舊夢而已,還進一步讓丈夫身陷幻境,並用暴力阻止他人喚醒丈夫面對現實。從這裏大約可以看出小林正樹的《怪談》和溝口健二的《雨月物語》,兩者的相關之處,鬼妻的題材,真是歷久不衰啊!


  • 片名 怪談
  • 導演 小林正樹 
  • 原作 小泉八雲
  • 腳本 水木洋子 
  • 攝影 宮島義勇 
  • 美術 田重昌 
  • 音樂 武滿徹
  • 出品年代 昭和三十九年(1964)

--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