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我的舌頭嘗遍人間味>平山夢明的短篇作品。



  「我剛剛綁架了你的女兒。」

  某天傍晚,我打開門,一名男子這麼對我說。

  「咦?您是哪一位?您剛剛說什麼?」

  「我只說最後一次,不會再說了,你注意聽好……我剛剛綁架了你的女兒。」

  男子,或者該說老人臉上微微一笑。

  「您真愛說笑……」我不曉得自己接下來該說什麼。

  男子緩緩搖頭,拉著大型行李箱走進玄關,把門關上。

  「我是說真的。」男人伸出手。「今天是學校運動會的補休日,沒錯吧?」

  男人手裡拿著繡有女兒名字「薰」的手帕;那的的確確是中午過後,她說要去朋友家玩時,我讓她帶在身上的手帕。

  「你想做什麼?把小薰還來!」

  我下意識近乎慘叫的大喊。

  男子舉起手制止我。

  「大聲喊叫不太聰明,我被逮捕的話,你們的女兒就永遠回不了你們身邊了。」

  我當場癱坐在地。

  「起來吧,太太,你這樣做,對你女兒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該怎麼做才好?你想要錢是嗎?」

  「我一毛錢也不要。」男人像聽到什麼蠢事般的搖搖頭。「只要你幫我做件事。」

  「什麼事……?」

  「你先站起來。」

  我站起來俊,男人拖著行李箱走在我前頭,往屋子裡去。

  「恩,名人的家果然不一樣。」

  男人站在客廳中央,環視兩廳一廚的房子,感慨萬千的說。

  「只是外表好看罷了,畢竟住的還是一般公寓大廈,我們沒賺那麼多。」

  「這樣嗎……」

  男人走進廚房,打開抽屜,拿出菜刀,拇指摸摸刀刃,試試鋒利程度。

  「不出我所料,工具也媲美專家,每一樣都很完美。」

  男人凝視著我,臉上有些發紅。

  我感覺到那抹紅帶有幾分憤怒。

  「不曉得材料夠不夠?」

  男人來到冰箱前。

  「奇異的呀,這台冰箱多少公升?」

  「這個嘛……那是我先生買的,細節我不清楚。」

  「六百……恩,應該有七百公升吧。」

  男人打開對開式冰箱門,看看裡面,由上到下依序檢查冷藏室、冷凍室、零度C冰溫保鮮室、蔬果保鮮室。

  「小薰她人現在在哪裡?」

  「你先生自己也做菜嗎?」

  「拜託你別對那孩子動手!她是我接受不孕症治療,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孩子!」

  男人歎口氣。

  「太大,我打算很紳士的處理整件事情,否則我大可採取其它方法,譬如把你綁在那邊那張椅子上,拿鑽孔機在你膝蓋骨上開個小洞,打發時間,或者削下你的鼻子、拿剪刀剪下你的舌頭。」

  「想都別想!」

  「是嗎?即使我告訴你,這樣做,你女兒就能平安回來,否則你永遠別想再見到她?」

  我坐在比客廳高一階的和室邊緣,開始哭泣。

  「你有兩條路可以選擇,我保證只要你聽從指示,我就不會亂來,而且一定會把你的女兒送回來。但倘若你違反其中任何一項,一切到此結束。全部端看太大你的表現了。」

  「……你這麼做,一定會被警方逮捕!」

  「或許吧。不過就算真變成那樣,我也絕不會透露你女兒的行蹤。員警先生究竟能不能平安保住你的女兒呢?咱們拭目以待吧。」

  「太過分了……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男人離開冰箱,來到我面前。

  「我想再一次為你先生做道美味的料理。」

  我老公是當紅的料理評論家,是目前各方報紙、電視、講座等爭相競邀的紅人。

  「我的心願只有這個……只有這個……」

  男人反覆說著,低下頭。

  「我先生說了什麼話影響到你的店或者工作嗎?」

  「這點你要自己去問你先生。」

  男人回到廚房,開始查看冰箱裡頭,接著了然點點頭,站起身,說:

  「我們去採購吧。」

  超市裡,我拿著購物籃,男人把馬鈴薯、紅蘿蔔、洋蔥等擺進籃子。

  「哎,你好。」

  來到生鮮區時,突然有人出聲對我們說話。

  對方是女兒同學的母親。

  「你好。」

  男人先我一步點頭打招呼。

  「小薰的爺爺?」

  「呃,是啊。」

  我含糊笑了笑,盯著對方的臉。

  眼角看到男人正注視著我。他嘴上雖掛著笑容,目光卻猶如準備捕蟬的螳螂。

  「怎麼?我的妝太濃了嗎?」

  對方輕聲笑了起來,男人也跟著哈哈乾笑。

  「啊,對了,中午左右,我看見小熏正要去早紀家。」

  我感覺到男人深深吸了口氣。

  「我家小孩也去早紀家一起打電動,卻說沒見到小薰。」

  「是啊,那孩子因為身體有些不舒服,半路上就回來了。」

  「哎呀,這樣啊……可是她的腳踏車還擺在早紀家的大樓停車場那兒耶!」

  一瞬間,我身體裡的某個東西崩塌了。

  我真想就這麼蹲在現場大哭;這股衝動充滿我的全身,就快操控住我了。如果真這麼做,女兒鐵定回不來,但我真的已經忍到極限、快不行了……

  「太太,我正好遇見我孫女,她說肚子痛,我便要她把腳踏車留在那兒,開車送她回家了。當然之後我們會去把車拿回來。」

  男人介入我和她之間,說完,便告辭,領著我往冷凍區離去。

  「等一下如果又遇見認識的人,裝作沒看見,或者簡單打聲招呼就好。」

  男人的嘴唇顫抖。

  額頭上的汗水完全無視冷氣的強烈,不斷濕淋淋地滲出來。

  「坐下。」

  男人這麼命令完後,走進廚房,換上廚師帽與廚師服,從行李箱裡拿出壓力鍋、菜刀等做菜工具,以及一整套調味料,完成前置準備。

  他在廚房看得見的地方放了張椅子,要我坐下。

  除了有個男人待在廚房之外,家裡沒有任何不同。

  擺在對角線處的大型電視上、角落的觀賞用植物盆栽上、和室壁龕的架子上,都掛有小熏折的紙鶴。這一切情景和昨天……不,和今天早上沒什麼兩樣。

  不知道內情的人看見,八成只會以為是人氣料理評論家的妻子請廚師到府服務。

  過了一會兒,我聽見平底鍋煎肉的滋滋聲。

  男人手法俐落,明顯看得出他是位專業廚師。

  從他突如其來造訪到現在,已過了五個小時。

  我想設法聯絡上老公。

  他昨天剛從外縣市回來,今天一整天都在市內拜訪、接受訪問。

  我和老公是學生時代在打工的便利商店認識。

  當時他是兼職人員。說老實話,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很槽糕。

  整個人陰沉晦暗,很難叫人記住。

  只知道他是店長的朋友,其它一概不清楚。

  我在那裡打了半年工後辭職。

  多年後,我為了食品產業情報志外出採訪時,我們再度相遇;他正好是我準備採訪的料理研究家的助手。

  直到他出聲和我打招呼,我才知道他是之前打工時見過的那個人,由此可以想見他的改變有多大;打工時遲鈍笨重的胖呼呼體型轉為精幹,頭髮也剪短了,整個人清爽乾淨。

  老實說,我沒想到他這麼好看。

  他似乎看到我的名片時就知道是我。

  我當時已經有交往物件,即便如此,他仍不顧一切地熱烈追求,最後我被他的熱誠打動,開始和他交往,沒多久就嫁給了他。

  當時正值泡沫經濟時代,原本擔任助手的他,漸漸也在媒體前嶄露頭角,以個人獨特的感性及敏銳的味覺技壓群雄,闖出一片天。

  「我的舌頭遍嘗人間味」——這是他的招牌口號,在潮流的推波助瀾下,他成了地位無可動搖的美食評論家。

  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是他的評論毫不矯飾,無論該料理人多麼知名,只要他認為難吃,就會毫不留情地尖銳糾舉。也因為這緣故,導致不少名店歇業,其中多數長年頂著老店招牌、大模大樣的經營。不過一般大眾相當支持他。

  既然如此,當然免不了樹敵眾多。

  遭到他毒舌批判的料理店、餐廳之經營者和料理人,甚至被他奪去工作的同業……這些人的怨恨與他的名聲,已經勢同水火。

  過去也收到不少恐嚇信,或包括無聲電話在內的惡作劇電話。我們家的電話、住址當然沒有刊載在電話簿上任人閱覽,但只要和相關產業沾上邊者,大致都有法子弄到我們家的聯絡資料。

  話雖如此,我卻不曾想像,真有人連綁架我們女兒都幹得出來。

  料理人中有不少人視工作為人生的全部,這點憑我在業界情報誌工作的經驗,以及老公的談話中,早巳充分瞭解,因此能夠想像他們的能力遭否定時,有多憤怒。只要一想到,有時甚至會感到背後一陣涼。我原本一直認為,這一切終究不會跳脫料理規則,大家會乖乖在規則內鬥爭。然而眼前這男人的所作所為,已經完全脫離規則,甚至捨棄了自己身為料理人的未來。

  即使捨棄一切,也要做出讓老公說好吃的料理,才肯甘休;只為了一句話,拋下自己的職位與今後寶貴的人生,有必要嗎?

  我無法理解。

  這才注意到屋子裡已經完全暗下來。廚房的燈仍亮著。

  「剩下的,只要等它入昧……」

  男人低聲說完,走出廚房,拿了張椅子在我面前坐下。

  「我問你,只有這種方法嗎?」

  我問。

  男人聽到我的問題,挑挑眉,似乎很意外,陷入短暫的沉思中。

  我站起身打開燈。

  「明明有人在,屋裡卻黑漆漆的,反而會讓人起疑……」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男人瞪著我。

  「沒有人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吃下東西,還會說好吃的吧?再說,假使說了好吃,你真的會相信嗎?」

  男人沒有回答。

  屋子再度陷入一片沉默。但,我注意到男人在笑。

  「有什麼好笑的?」

  「他不可能說『好吃』。如果說了,就證明他是妖怪。」

  「可是,那不正是你的目的嗎?你做的菜曾被我先生貶得一文不值,才會想出這麼卑鄙的報復手段,不是嗎?」

  男人看著窗戶,似乎沒聽進去。

  「我國中還沒畢業,就進入料理的世界。當時環境的嚴苛,是今日比不上。我那時還常被師父用刀背打。後來總算和學徒時認識的女孩子共組家庭,開了間自己的店,沒想到卻門可羅雀,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擔心明天該怎麼辦、後天該怎麼辦……睡覺時也滿腦子操心下一餐有沒有著落。那時候我想到了『燉牛肉蓋飯』,用濃濃的牛肉醬汁燉煮五花肉塊,煮到軟爛後蓋在飯上,果然大受附近學生歡迎,我和老婆也很開心,單純的以為我們會這樣順利走下去,豈料……」

  壓力鍋傳來蒸氣流瀉的聲音,屋子裡充滿燉肉的香甜昧。

  「燉肉對我而言原本是幸福的象徵,卻突然結束了。」

  男人正面凝視著我,說:

  「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最重要的獨生女被殺了,犯人正是經常光顧我們店裡的國中生。他不但把我女兒勒死,還性侵她。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竟然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遠處傳來警笛聲。我期待著是女兒偶然被救出,期待卻落空,警笛聲遠去,最後終至聽不見。

  「我老婆從此失去生存意志,我們仍然必須活下去。我莫名湧起一股不願被那殺人犯摧毀人生的志氣,於是把店遷到新上地上重新來過。那段時期真的是地獄啊。」

  男人輕輕歎口氣。

  我沒有被打動或感動,只對眼前這個綁架他人女兒、歎息自己女兒死亡的奇怪生物,感到不可思議。

  「十年……地獄般的生活持續了十年,好不容易店裡的生意能讓我們倆夫妻不至於餓死。」

  男人話說到此停住。

  「我能夠瞭解你的境遇,但我先生絕不是惡意擊垮你們的店。」聽了我的話,男人抬起臉來淺淺一笑。「你什麼也不知情。」他站起身,回到廚房。

  跟著,手拿裝了燉肉的盤子回來。「這是要給你先生吃的,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嘗嘗……」

  餐桌上的盤子裡,散發出燉肉慣有的香味。

  調理包的味道……老公最討厭的味道飄了過來。

  「請嘗嘗。」

  我聽男人的話,拿起湯匙,先舀了口燉肉醬汁送進嘴裡。隨處可見的口味,沒有絲毫過人之處。這道燉肉足以證明眼前的男人只是個二流廚師。

  接下來,我拿起叉子,試試煮得熟爛的肉塊。

  肉質乾巴巴,味道也怪。乍看之下似乎是高檔肉,事實上八成是肉品批發商那兒買來的劣質品。我在心裡歎息——這種料理,老公怎麼可能認同?有女兒當作人質,老公或許不至於破口大駡,但我看他是沒可能撤回以前批判過的那些意見……我的心裡突然湧上一陣不安。

  只吃了兩塊肉,我便放下叉子。

  「不合你的口味嗎?」

  「我沒什麼食欲。」

  男人冷哼一聲,這時候門鈴突然響起。

  「我先生回來了。」

  我正準備起身、男人敏銳的低聲說:「自然點,吵鬧的話,你女兒就沒命了。」

  我打開門,門外的人正是老公。我忍住湧上眼眶的淚水,先一步進屋子裡去。

  「怎麼了……」踏入客廳,老公話說到一半停住。

  餐桌上已經備好燉肉,男人站在那裡。

  「你是什麼人?」

  老公看看我和男人,瞬間察覺到不對勁,正準備上前抓住男人衣襟……

  「想要你女兒死的話,儘管對我出手吧。」

  「你說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小薰在哪裡?」

  老公轉過身,我告訴他男人綁架了小薰。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我根本不認識你!」

  男人的眼裡閃著銳利的光芒。

  「自以為是的話就省了。要你女兒活命,就坐下來把那給吃了,大師。」

  聽到男人強硬的語氣,老公選擇姑且坐下。

  我也在他對面坐下。

  「把那盤子裡的東西吃完,我就放你女兒回來。」

  男人回到廚房,裝了杯水喝幹。

  「你去過他的店嗎?」

  「我連見都沒見過他!不曉得小薰有沒有事?」

  「他自己說的,看來不像在撒謊。」

  老公嘗了一匙燉肉醬汁後,皺起臉來。

  男人雙臂抱胸,愉快觀賞著老公的反應。

  接著,老公叉起一塊肉,送進嘴裡。

  下一秒,只嘗了一口肉的老公突然發狂,發出野獸般的怒吼掀翻桌子,拖過廚房裡的男人猛烈痛毆。

  「住手!小薰、小薰會死掉啊!」

  我眼見男人面對老公的毆打毫不抵抗,上前想拉住老公的手,害怕老公把他殺了。

  「你竟然、你竟然殺了我女兒!算你狠!你有種!」老公哭了。

  「什麼?怎麼回事?老公,你在說什麼?」

  「畜生!王八蛋!」

  我立刻衝到電話旁報警。冷靜想來,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但我無法眼睜睜看著快沒氣的男人繼續被痛毆。

  「唔哇!」男人吐出大量鮮血。「我的女兒也被吃掉了呀!」他閃避揮來的拳頭,對著我大喊;從他滿是鮮血的嘴裡,溢出香檳般的泡沫。「我的女兒也被那名殺人犯吃了!記住!別忘了!」男人突然像斷線般,動也不動地閉上雙眼。

  ……老公殺人了!

  我慘叫,旋即失去意識。

  小薰被監禁在公寓裡頭的一間房間。男人的行李箱中留有寫著住址的紙條。悲慘的是,小薰的臀部被銳利的刀子割下一塊肉。

  小薰從此不良於行。

  警方將壓力鍋裡剩餘的肉片帶回去做DNA比對,結果除了總重量減少若干外,可以確定那是小薰的肉。聽到當時,我立刻吐了起來。

  小薰作證,說男人在割她的肉時,邊哭著邊道歉。

  「他一直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在廚房喝水時,應該正服下自己帶來的毒藥;警方趕到時,他早已氣絕身亡。老公對男人的暴行,最後獲得不起訴處分。男人的身分至今仍是個謎。媒體大幅報導整起事件,讓老公愈加受到矚目。

  聽說最近愈來愈多機關團體邀請老公暢談「犯罪事件受害者的心理輔導」等主題。我從這事情之後,患了嚴重的厭食症;雖然進展緩慢,現在已逐漸恢復中。

  我們一家三人在河畔堤防上散步,沐浴著溫暖的陽光,事件彷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女兒拄著拐杖,老公扶著她。我相信女兒一定不會有事。

  至於我呢……只有一件事,宛若拔不出的刺,始終卡在我心裡。

  每到深夜,女兒回房間去,只剩下我們夫妻倆獨處時,凝視著老公的睡臉,那根刺,就會湧上喉頭。

  刺。

  總有一天,我會問出口吧,等我無須再瞻前顧後那天到來時,我會開口:

  「老公,為什麼那時候你只吃了一口,就知道那是小薰的肉……」(注4)

  注4:主角先生的招牌口號「我的舌頭遍嘗人間味」亦有「我的舌頭嘗過人肉」之意。

本書簡介編輯


633559544277570000

《他人事》封面
作者:平山夢明

  曾被平成國民作家宮部美幸描述為「超級異形大師」,芥川賞得主中原昌也稱他是「現代最狂放的重血腥作家」,推理作家綾辻行人也稱他為「地獄超絕技巧師」,妖怪作家京極夏彥則說他是既瘋狂又細膩,前衛文學研究家柳下毅一郎更是乾脆,直截了當的讚頌他為神!他就是素有「寫實怪談的超級巨星」之稱的平山夢明。

  《他人事》是繼平山夢明獲得2007年度「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第一名之後的最新力作!以「貼近身邊的陌生人」作為恐怖想像力的創意來源,描寫視生命如草芥的陌生人,將他人之痛苦、脆弱,視為可以玩弄的遊戲心態。並藉由強烈的反差,來製造殘酷至極、令人感到心寒的黑色幽默。

  • 書名:他人事
  • 作者:平山夢明
  • 譯者:黃薇嬪
  • 出版:小異出版
  • 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ISBN:9789868456907
  • 頁數:270頁



延伸閱讀編輯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