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九篇 打野豬 作者:倪匡編輯



  大興安嶺林區中的野豬,出沒無常,初次見到時,絕難把這種兇猛威武,動作敏捷無比的動物和「豬」字連在一起,但牠的而且確,是家豬近親,是豬而不是其他動物。

  山中的野豬,尤其是公的,不但有十分銳利的獠牙,而且有龐大的身體,超過一百五十公斤是等閒事,甚至有超過二百斤者,力大無窮,最厲害的是,野豬喜歡常年累月,用力在松樹幹上擦牠的身子,松樹上有松脂分泌,久而久之,成年野豬的皮膚上和松脂結合,變成又硬又滑又厚又韌,像是披上一重堅甲一樣。

  東北山嶺中本來是有老虎的(著名的「東北虎」),不過後來逃來逃去,現在只怕己瀕臨絕種了。就算在老虎多的時候,山林間的猛獸之王,也不是老虎,而是野豬,因為虎爪再銳利,也抓不開野豬那層如同鐵甲一樣的厚皮--後來,打倒了一隻野豬,在宰割時,竟在牠的厚皮之中,割出了十來粒步槍子彈來,可知這野豬,在若干時日之前,曾被人用步槍射擊過,但是普通步槍的子彈,竟然無法穿透這重厚皮。

  說到這裡,一定有人會不服氣,步槍子彈都射不穿厚皮,那你們是用什麼來打野豬的,莫非用地對空飛彈不成?

  當然不必出動到飛彈,這是為什麼林區工人,要向當地駐軍情商參加獵野豬的原因:獵野豬,一定要使用手提輕機槍,不然的話,非但打不死野豬,當野豬發狂,衝過來時,碗口粗細的樹,都會被撞折,鐵金剛叫牠撞上一下,也就變了廢鐵!

  那次,去和駐軍聯絡,駐軍是一個連,開始時,連長一口拒絕,好在生來口舌便給,一輪理論過去,又是「軍民關係重要一切」哩,又是「人民軍隊必需為人民服務」哩,說得那位連長雙眼翻白,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答應下來。回去一說,皆大歡喜,雙方派出代表,講明由工人負責「照明」,軍隊負責射擊。

  所謂「照明」,就是趁夜間狩獵時,用強力的電筒,對準野豬照射,使牠在一時之間,看不清前面的東西,這才可以射擊,這據說是獵野豬的唯一方法,不然,牠行動極快,就算有手提輕機槍在手,你未曾殺死牠之前,牠已衝過來把你撞死了!

  在他們討論的時候,或之前,已經聽說過不少野豬兇惡的事跡,心理上也早有準備,可是等到真正面對野豬之時,還是嚇得冷汗直流!

  當時,自告奮勇,和其他四個人,組成「照明隊」,用的是五節電池的那種電筒,全換上了全新的電池,任務是棲身樹上,離地大約兩公尺,用一種爬樹的繩套,使身子固定。五個人的距離不能太遠,動作要一致,一聲令下,五支電筒要一起亮,射向同一個目標。而兩名提著手提機關鎗的射擊手,就在我們照明隊的後面。

  當然,有打野豬經驗的人,先勘察好野豬出沒的地點,野豬相當死心眼,若是牠相中了幾株松脂多的松樹,就會一株一株,排日去摩擦自己的身子,被牠摩過的松樹,樹幹上有明顯的痕跡,可以測知牠的行蹤,除了參與任務的人外,其餘人都遠遠避開,以免發生意外。人豬之間,簡直就在進行一場小型的戰爭。

  天色入黑之前,五個人的照明隊,已經上了樹,那種爬樹的繩套,有一個兜,可以承載體重,並不是十分辛苦,發號令的是一個老工人。天色迅速黑了下來,大家都不出聲,兩個射擊手是站在平地上的,不能在樹上居高臨下射擊,因為豬背上的皮厚,平地射擊,可以一下子射中頭部,容易奏效。

  在黑夜中靜候,森林在黑夜中十分寂靜,鬼氣森森,等候的滋味,極不好受,大約等了兩小時,就聽到有如同鋸木一樣的聲音,自遠而近傳來。早就受過教導,那是野豬豬身擦樹幹的聲音,可是做夢都想不到,聲音竟會和鋸木頭一樣。

  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終於,聽起來簡直就像是在黑暗之中,有人在用拉鋸鋸樹一樣,老工人一聲下令,五支電筒齊著,一起射向聲音發出之處。這是第一次看到野豬,心中駭然莫名,又黑又大的龐然大物,強光反射之下,一雙小眼,發出妖魔一樣的暗綠色光芒,正為強光的突然出現而抬起頭來。而就在那一剎間,震耳欲聾槍聲響起,野豬猝然遇襲,發出悶雷一樣的叫聲,迎著光向前疾衝了過來。

  槍聲一直在繼續,野豬也一直向前衝著,牠分明已不知中了多少槍,可是也直衝到了照明隊棲身的樹前,重重撞中了一株樹,才算倒了下來。一切過程雖然只有幾十秒,但已經嚇得冷汗直流,喊神叫佛了。

  戰利品共重一百六十餘斤,剝皮拆骨之後,淨肉達到一百斤,分到手三十斤,以為一定很好吃,誰知大謬不然,又老又韌又腥,真不知化那麼大的勁去打牠,真正目的是什麼!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