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本文作者:銀色快手 

2001年,我在內湖的網路公司工作,由於地緣關係,朋友讓出他們家的舊公寓供我暫住,偌大的空間只有我獨自一人守著空蕩蕩的房子,屋主來不及整理,許多舊物依然保留著時光浸漬的痕跡,像是來不及移走,被時間遺忘在世界盡頭的古老文明,空氣中瀰漫一股潮濕的霉味,客廳的採光不足,即使白天陽光也照不進來,必須開著燈才能看清楚屋裡的擺設。


剛搬進來的時候,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卻說不上來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我在公司是輪晚班的,通常事情處理好也差不多已經將近十一點,有時候忙起來要等到十二點或凌晨一點才能下班,當我騎上自行車回到公寓時附近的鄰居們早已沉入夢鄉,只見四周一片漆黑,偶爾會有貓叫聲從巷弄傳出,帶著一絲恐怖的氣氛。


我從口袋中掏出鑰匙準備開門,貼滿雜七雜八搬家廣告的生鏽紅漆鐵門軋的一聲打開了,像勇者深入惡魔巢穴時洞然大開的口,要把渾沌和黑暗一併吞食進去,而我是它每天晚上定量餵食的食物,然面對這吞食妖怪我毫無所懼。


樓梯間的燈總是點不亮,換上新燈泡沒多久又壞了,憑著直覺踏上黑暗中看不見的樓梯,梯連續爬三層樓,並掏出另一把鑰匙開啟房門是常有的事。或許是不太適應新環境吧,剛搬進去的半個月,我總是睡不安穩,獨自一人躺在沙發上發呆也好,看電視也好,就是不願意乖乖走到臥房就寢。為什麼呢?因為臥房裡有一張木製雙人床,整個床板不知為何被拆掉了,等於是床的一半被挖空,直接穿透過去,床底下的磨石子地板一覽無遺。


如果躺在那張只有一半的雙人床上睡覺,總覺得身後涼涼的,寒意像蘚苔佈滿整個牆上,似乎隨時會有個面容醜陋的女鬼從挖空的窟窿裡爬出來,像佛萊迪一樣伸出噁心帶血的魔爪硬生生把我拖下去跟她一起陪葬,這個奇怪的想法從搬進來的第一天就佔據著我的心,愈想愈覺得恐怖。臥房裡還立著一面等身大的穿衣鏡,我根本不敢多瞧它一眼,誰知道女鬼會不會像貞子的母親一樣在那裡悠然梳著她的長髮,恐怖片最好還是少看為妙,尤其是當你一個人住的時候,小心鬼魂很可能就在你身邊徘徊。


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每天夜裡我一定會準時從惡夢中驚醒,嚇得魂不附體,渾身盜汗不止,從枕頭、床單乃至於沙發,宛如浸過溪水般完全濕透了。像是被安裝上某種精密自動裝置似的,醒來的時間必定是凌晨三點鐘,連續兩個星期,從無例外。每次當我剛入睡沒多久,就會不斷感覺有人走到我身邊,用手輕柔地觸探我的身體或是彼此交談,像是加護病房裡的患者不時會有巡診的醫師群在病床旁邊大辣辣討論起病情,那些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很模糊,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吱吱喳喳說些什麼?


這樣的情形大約持續七天左右,房東打電話來說她要遠行,委託我替她照顧寵物,那是一隻毛色相當漂亮的暹羅貓,眼睛炯炯有神,左右兩邊分別有著淺藍和淺黃的眼眸,在昏暗的室內燈光下,牠的眼神始終給人一種異樣的存在感。


我定時餵牠罐頭和飼料,試圖和牠培養感情,逐漸展開和貓咪一起生活的歲月。那時的我被突如其來莫名的情緒糾纏很久,我想應該是得了憂鬱症吧,但我對醫生很畏懼,遲遲不敢到精神科看診或是做心理諮商。在寂寞行進的速率以秒計算的那段日子裡,有貓咪的陪伴,確實帶給我不同於一般朋友所能給予的溫暖與窩心。


貓咪的直覺特別敏銳,對於存在於空間中的陌生訪客,牠會毫不客氣的咧牙發出低沉的嘶吼,如同看門的好幫手一樣,甚至牠還曾經救過我的命,那是強烈颱風侵襲本島引發海水倒灌停電的第二天早上,我拿著蠟燭去浴室刷牙,差點把浴室給燒了,因為這棟公寓緊鄰菜市場,要是真的發生火災,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幸好貓咪及時跳到我身上不斷地踩踏,發出尖銳的哀鳴,才把我從半夢半醒中吵起來滅火。 接連不斷的怪事,更使我相信這隻貓是上帝派來的天使,陪伴我度過許多惡夢連連的夜晚,直到那件事發生後,使我更深信貓咪的直覺是出於天性。


每當我在客廳看電視,總覺得房間裡有人在盯著我看,明明沒有人,但貓咪有時候會站在沙發上或櫃子上,眼神凝視著空中的某一點,隔一陣子才會看看我,好像在傳遞秘密訊息似的,不由得使我起雞皮疙瘩,我十分確信,客廳裡有另一個人正不懷好意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就像電影【楚門的世界】男主角從小被製作單位監控,被無數的觀眾窺探著,讓人覺得渾身不舒服。


終於有一天,當我洗完澡準備打開第四台收看綜藝節目時,貓咪發出怪異的叫聲,並且向我使了個眼色,我朝著牠提示的方向望去,赫然發現客廳閒置的酒櫃半透明的玻璃櫥窗後面,有張人臉緊貼在櫥窗,目不轉睛朝向我這邊,猛然一看,嚇得我立刻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我強忍住餘悸猶存的顫慄,稍微定了定神,深呼吸舒緩一口氣,決定鼓起勇氣走向酒櫃看個仔細。


當我推開玻璃櫥窗打算取下「那張臉」時,才發現原來是一只白色塑膠袋,裡頭包著從未使用過的環形日光燈管,好巧不巧塑膠袋的縐摺,遠遠一看像是男人陰沉的一張臉,凹陷的陰影處彷彿目光如炬的眼神,惡狠狠地盯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我,這下子謎底終於揭曉,一切總算真相大白!


好像被朋友開了個極其惡劣的玩笑。奇怪的是,就在我發現人臉的秘密後,貓咪無聲無息從房間中消失了,連續找了三天,翻箱倒櫃都不見蹤影,既沒有出來吃我餵的罐頭和飼料,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響,讓我知道牠正藏匿在房子裡的某個角落,直到第四天的早上,牠又忽然出現在我面前,慢條斯里坐在客廳的茶几上舐著牠的趾爪。


就在此時,我聞到一股難忍的腥味,令人作嘔,循著貓咪經常隱匿的方向,竟然在儲藏室的後面找到一堆死老鼠的骨頭,地面上還殘留著沾血的毛屑,教人不寒而慄。 更誇張的還在後頭,原來儲藏室的後面還有一個僅容單手伸進去的儲物空間,裡面竟然有個蒙上厚厚灰塵的骨灰罎安置在其中!


我連忙打了電話給我的房東,問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聽了也花容失色,在電話那頭斷斷續續地說,這棟老舊公寓大約有三十多年的歷史,她和她的家人買下這棟房子也住了廿多年,至於那個骨灰罎到底是不是前屋主遺留下來的東西,由於年代久遠已無從查考,最後我們決定將無名的骨灰罎供奉在附近山上的一座靈骨塔,房子也重新裝潢過,換上全新的日光燈管,這棟老房子的鬼魅之氣才從此消散。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