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人影還佇立在原地,看不見對方的臉,
 只見手的形影在牆上晃動,前後地晃動,
 像是在召喚他過去,來啊!來啊!便所在這裡……

本文作者:銀色快手編輯



 事發當時,是個雷雨交加的夏日夜晚。
 你也知道老人家膀胱不太好,比較容易頻尿。
 腦中風的公公,雖然半身不遂,雙腳還是能走動的。
 半夜裡醒來,想上廁所,又害怕一個人去浴室。
 強忍著尿意難以入眠,想要人攙扶,但兒子和媳婦在隔壁房,
 聽不見他嘶啞的呼喚聲,他們白天工作累,晚上睡得特別沉。


 公公只好勉強從床上爬起來,沿著床邊的欄杆走向房門口,
 一步一步,步履蹣跚地拖行,好不容易摸到走廊的牆壁,
 走廊的盡頭靠近廚房旁邊,就是這房子唯一的浴室兼廁所。
 漆黑中隱約可見神桌前暗紅色的燈火忽明忽滅,
 他找不到客廳的電燈開關,只好憑著微弱的視線緩慢移動腳步,
 走廊像是一個深長而幽黯的甬道,直視久了難免會產生幻覺。


 半夢半醒的他,愈看是愈迷茫,眼前花花亂亂,方向是沒錯,
 但走廊似乎比平常還要長,短短一段路,卻走不到盡頭,
 感覺有個人影在廊道的盡頭佇立著,這身影好熟悉……
 不會是阿珍?這麼晚了,她一個人站在那裡做什麼?
 他的頭腦陷入渾沌,愛妻才死沒多久,他有點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哎喲喂!老先生險些滑跤,差點漏了尿,浴室就快到了,要忍住!
 這時候,他似乎意識到有些不對勁,阿珍也是來便所?
 不對,阿珍不是過世了?那……那個人影是誰呢?
 他渾身冒汗,雙腿無力,浴室明明近在咫尺,腳卻不聽使喚。


 人影還佇立在原地,看不見對方的臉,
 只見手的形影在牆上晃動,前後地晃動,
 像是在召喚他過去,來啊!來啊!便所在這裡……
 那聲音不是透過耳膜,而是直接滲入心裡,是阿珍的呼喚!
 忽然間,人影消失,他的腿能動了,再多跨一步就是浴室。
 是恐懼還是想念,他沒有想太多,趕緊解除水庫危機最要緊。


 浴室的燈瞬時亮起,像是自動偵測裝置似的,但公公並沒有去按開關。
 人在半夢半醒間的感官很奇妙的,往往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公公蹲在馬桶上,解完小便好舒暢,身後有人遞來衛生紙……
 浴室的燈啪地一聲又熄滅了,眼前一片漆黑,沒人聽見公公的慘叫聲,
 被後院傳來的風雨聲完全給淹沒,隔天清晨早起的兒子才發現他倒臥在地。

  兒子嚇壞了!浴室竟然被反鎖住,
 沒理由一個老人家把自己反鎖在浴室吧,
 連忙從櫥櫃找出鑰匙開門,門一推開,
 赫然看見父親倒臥在血泊中,
 白髮上沾著深褐色及白色的黏稠液體,
 身體以不自然的姿態趴在浴室的地磚上。
 垃圾桶裡的穢物傾倒一地,什麼洗臉乳、肥皂、沐浴乳、
 牙刷和毛巾也零亂四散。
 父親身上穿的白色背心和棉褲也都沾滿了血跡,
 摸摸鼻子已經沒有呼吸了。


 原來老先生拼命地死抓著浴室門板,抓到指甲都斷了,
 門上血痕斑斑,木屑都深深地吃進指甲肉裡邊,
 手指僵硬變形,呈暗紫色,細瘦的手臂青筋浮凸。
 極度的恐懼迫使他想逃離現場,
 嘴裡還喊著死去妻子的名字--阿珍。
 驗屍的法醫研判老先生是用極難想像的力氣,
 一頭撞向浴室牆壁的磁磚,頭破之後腦漿溢出,
 才是真正的死因,可見死狀極其慘烈!


 不用說,家人在料理完後事,就趕緊找了房子,
 搬離這棟凶宅。在找房子的過程中,家人絕對不在家中洗澡,
 盡可能到親戚家去借浴室,小孩也暫時委託親戚照顧,
 暫住在他們家,直到搬了新家才接回去住。
 基於經濟上的考量,賣水果的夫妻還是一聲不吭,
 找到了倒楣的新房客,順利地把房子租出去,
 想也知道,接下來又釀成另一場不幸的悲劇……。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