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008314165722841.jpg

「滿城盡帶黃金甲」源自晚唐黃巢之亂的故事。



酉陽雜俎所記載的下面這則故事不能不使人瞠目結舌。

李廓是晚唐人,曾任潁州刺史,當時在他管轄下的地界發生了這樣一件奇事:一日,官府捉住一夥盜賊,一共七人,令人驚異的是,他們開工前,往往先吃幾條人大腿,這聽上去確實恐怖。刺史李廓得知此事後也很好奇,一日午後,他親自審訊盜賊,開始幾個盜賊還不想說,經一番刑罰,那為首的盜賊才開口:「幹我們這行的,有個老大,當然現在已退休了。但說起此人,可算得上是我們大唐的巨盜了,是我們這些人的超級偶像。經人引見,已金盆洗手的他老人家終於接見了我們,在我們的哀求下,他教給我們一個本領或稱之為秘訣:打劫前,若先吃了人肉,那麽夜入人家,其家裡人必昏沈不醒;或如中魘症一般,呆傻不知反抗。望著那齒白唇紅、鶴髮童顏的老爺子的權威勁兒,我們不得不信,後來就試著吃看看……」

李廓在唐朝的那個午後陷入迷思,我們暫且不管,卻說段成式在這段故事後還提到一句:「兩京逆旅中,多畫及茶椀,賊謂之鸚鵒辣者,記嘴所向;椀子辣者,亦示其緩急也。」這段文字一如唐朝的江湖黑話,令人難解。「兩京逆旅」指長安和洛陽之間的旅舍,這沒有問題。但後面的話是什麽意思呢?難道暗示了什麽?試著推測如下:長安、洛陽之間的旅舍中,廳堂的牆壁上,多畫有鸚鵒(類似於鸚鵡的一種鳥)、茶椀(同碗),鸚鵒圖形被盜賊稱為「鸚鵒辣」,以其嘴的方向為標記,暗示被盯上的目標所去的方向;茶椀圖形被盜賊稱為「椀子辣」,以碗口的大小來暗示目標行動的緩急(或為預警信號,暗示同夥這一地區官府捕快的多少與行動)。抑或,還有其他別的解釋?

[原文如下] 李廓在潁州,獲光火賊(註:明火執仗的強盜)七人,前後殺人,必食其肉。獄具,廓問食人之故,其首言:「某受教於巨盜,食人肉者夜入,人家必昏沈,或有魘不悟者,故不得不食。」兩京逆旅中,多畫鸚鵒及茶椀,賊謂之鸚鵒辣者,記嘴所向;椀子辣者,亦示其緩急也。--唐‧段成式酉陽雜俎盜俠篇

當然,這則故事的核心是盜賊吃人。它在不經意間透露出晚唐局勢的動蕩。在黃巢之亂開始前,各地不時爆發的饑荒已像瘟疫一樣漸漸蔓延開了,並出現了吃人的現象。在本故事中,盜賊在開工前吃人,可以被認為是當時吃人大背景下的一個變異。在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農民起義是清朝末年的太平天國戰爭;但最殘酷的一次則是唐朝末年的黃巢之亂。黃巢年輕時熱心於功名,曾多次赴長安、洛陽趕考,但均不成功。換一般人也就忍了,回家該幹什麽幹什麽去了。但黃巢不行。黃巢身為鹽販,相當於在今天倒騰毒品,是冒著殺頭危險的,這種職業的特殊養就了黃巢性格里的殘忍、冒險和亡命的一面。後來,他寫了首著名的充滿怒怨的詩:《不第後賦菊》:「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編按:張藝謀執導的宮廷大戲【滿城盡帶黃金甲】其出處即源自此詩。)

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年)夏,各地瘟疫失控,饑荒遍地,河南和兩淮間都爆發了大規模的以人為食的現象。黃巢這個前落魄書生、鹽貨走私販,也終於在這一年起兵造了大唐王朝的反,率部隊掃蕩中原,又橫渡長江,長途奔襲攻入廣州,然後北折,取洛陽,陷長安。黃巢一路順暢,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他的一個布告:「我一路進攻,只為到長安找唐天子算帳(為什麽當初科舉考試沒錄取我?),跟你們各州縣沒關係,你們不要攔我哦!」唐僖宗廣明元年(880年),大唐首都長安被黃巢陷落,僖宗皇帝逃向成都。黃巢入長安的儀式盛況空前,聲震百里。進長安後,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所有李姓皇族誅滅,隨後於轉年初即皇帝位。這就是傳說中的報復吧。他取國號為「齊」。但這一切如曇花開放般短暫。在兩梟雄朱溫和李克用的夾擊下,黃巢很快就退出長安,在此之前對這座「官民勾結」的城市進行了一次大掃蕩,平民死傷慘重。

黃巢之亂促使末代唐朝成了一個武人的超級角鬥場。軍隊之間瘋狂攻伐,百姓大眾朝不保夕。當時天災人禍,良田盡喪,饑荒更甚,家鄰相食,恐怖異常。起事之初,因為需要吸納群眾加入隊伍,黃巢還不敢對平民怎麽著,並叫大將尚讓起草過這樣一道告示:「黃王起兵,本為百姓,不像李家皇帝一樣不愛你們,你們可別害怕呀!」但自打從長安退出後,在末日陰雲的籠罩下,這支絕望的部隊(黃巢的士兵們皆披頭散髮)完全陷入了瘋狂和變態的境地:所過之地,無論官府,還是百姓,屠掠殆盡。圍攻陳州時,多次攻擊均不得手,黃巢看到軍糧不濟,於是將民間吃人之風轉入軍中,下令用人肉充當軍糧:將戰俘和百姓用巨碓、巨舂碾為肉末,拌上粗糧,給士兵們吃。其中,秦宗權的部隊最為恐怖,這支部隊在行軍時,馬車上就拉著一條條醃製過的人大腿。

「記得當年草上飛,鐵衣著盡著僧衣!天津橋上無人識,獨倚欄幹看落暉。」黃巢的這首《自題像》,詩意淒美。遙想他奔赴洛陽趕考的日子,那時候天下誰人識得黃巢?作為一個無名之輩,在又一次落榜後,他獨自登上洛水上的天津橋,追思前後,在百感交集中寫下這首詩。黃巢到底不是一個柔弱的書生,一句「獨倚欄干看落暉」,在惆悵之外又道出其意難平,其心不死。只是當時那些傲慢的洛陽人還不知道,他們身邊的那個站在橋頭望天的山東人,正慢慢地張開了大嘴……

參照原文編輯


  • 賊圍陳郡百日,關東仍歲無耕稼,人餓倚墻壁間,賊俘人而食,日殺數千。賊有舂磨砦,為巨碓數百,生納人於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五十》
  • 人大饑,倚死城塹,賊俘以食,日數千人,乃辦列百巨碓,糜骨皮於臼,並啖之。《新唐書·列傳第一百五十下》
  • 時民間無積聚,賊掠人為糧,生投於碓,並骨食之,號給糧之處曰舂磨寨。縱兵四掠,自河南、許、汝、唐、鄧、孟、鄭、卞、曹、濮、徐、袞等數十州,咸被其毒。《資治通鑒·第二二五卷》


本文作者:魏風華 摘自其著作《唐朝的黑夜》卷一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