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五篇 松花江封江 作者:倪匡編輯



  在內蒙的那一段日子中,爭取了幾次「出差」的機會:離開工作單位,到外地去辦事之謂。能在大興安嶺林區過了一些日子,也是拜出差之所賜。而幾次出差,東北的大城市和小鎮,到過不少。

  東北的幾個大城市,幾乎毫無例外,一出火車站,例必有蘇聯紅軍紀念碑,看著真正不是味兒,現在不知拆掉了沒有?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蘇軍曾出兵東北,對付日本的關東軍,但紅軍的紀律很壞,東北老鄉提起來就恨得咒罵,「老毛子」之下流事跡,說也說不盡,東北老鄉,提起年份來,還有說「康德八年」的,也十分令人驚駭,康德,是偽滿州國的年號。

  東北的幾個大城市,各有各的風格,都十分美麗,齊齊哈爾有齊齊哈爾的好,哈爾濱有哈爾濱的美,沈陽大而無當些,遠不如長春的靜。

  出差,可以說是優差,不但一切交通費,住宿費可以直報直銷,而且還有相當於工資兩倍的出差費可領,又可以遨遊四方,所以盡量爭取這樣的機會。

  先說說在哈爾濱的事跡。離開時,向人借了一架照相機,準備到處留念,火車到哈爾濱,是晚上九時左右,預先曾了解過幾家旅館,可是逐家問去,皆無房出租,不知正在開一個什麽全國性的會,全住滿了。攤出介紹信,說明自己是少數民族地區來的,也沒有用。這下子真是狼狽之極,只好到處登記,看看明晚是不是有辦法,然後回到車站,車站有暖氣、有長凳,總可以過夜的。

  到了車站,在車站外的飯店吃飯,常遇上了幾個「二毛子」——中俄混血兒,男的極俊、女的極媚,三言兩語認識了,好在領的出差費多,慷慨請他們吃飯喝酒,講起住宿困難,其中一位少女說她有辦法,果然有辦法,在偏臉子(好怪的地名)區,一家設備十分簡陋的旅館中找到了一間小房間。

  住宿問題一解決,自然遊興大發,被他們帶到了當地白俄的聚居區,看到白俄喝伏特加,不是開瓶子的,而是順手一敲,把瓶頸敲斷,然後用一種相當奇特的姿勢,右手翻轉,手心向天,執著瓶頸便大口吞喝,一個傳一個,瓶頸玻璃碎裂處割破口,幾乎人人都口角流血,連酒帶血一起吞下去。酒瓶傳到了手中,又不能不喝,只好戰戰兢兢,免致受傷,也惹來一陣轟笑。

  白俄,反正是這樣子的了,日日當世界末日來過,那些中俄混血兒,雖然外形人人都十分美麗,可是內心卻十分痛苦,各方面皆受歧視,甚至還被分成「父中母俄」(比較好些)和「父俄母中」(更受歧視),真是聞所未聞之事。

  在哈爾濱幾天,倒結交了不少混血兒朋友,後來一直維持著通信,當然,南來之後,早已沒有聯繫了,曾有二十年後松花江畔再聚之約,當時想想,二十年後,是多長的歲月,可是一轉眼,三十年都過去了,自然也沒有可能去踐這個約了。

  當晚到旅館,肯定已是午夜之後,才躺下不久,忽然聽到了轟隆的巨響,嚇得以為是發生了戰爭,跳起來呆坐了半晌,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覺得不對,衝出房間去問,有沒睡的看到了一副緊張的樣子,無不大笑:「什麽聲音?到江邊去看看就明白了,松花江封江啦!」

  封江,就是江面全結了冰,自然非看不可,立時又披衣外出,好在那一邊離江邊甚遠,一路上前去看封江的人還真不少,未到江邊之際,仍然無法明白何以江上結冰,會有這樣驚天動地的巨大聲響發出來。水變冰,會發出聲音的麽?

  及至到了江邊一看,才恍然大悟,原來江水結冰,絕不是靜悄悄的,上游有極巨大的冰塊被沖下來,互相碰撞擠軋,這才造成了巨大的聲響,那些冰塊,有的流著流著,就不動了,後面的冰塊撞上來,有時可以翻越過已被凍住了的冰塊,征破已結成薄冰的江面,聲勢自然更加驚人。

  佇立在江邊,看了很久才回旅館,第二天早上再去看,江面已整個結冰,也決非如想像那樣,江面一片是冰,不十分平整,而是高低不平之極,平整的車道,溜冰場,全是靠人工開出來的,那天早上去,已有十多個青年人,在整理江面的冰,在開辟溜冰場了。

  說來慚愧,天生沒有平衡感,連腳踏車都學不會,租了冰鞋,上冰就跌,直跌得連四五歲的小孩都過來幫忙指導,真正不好意思才放棄。

  不是說過有照相機的嗎?才一拿出來,就已被兩個派出所同志抓住,帶到派出所,審了半天,原來整個松花江都是「保密」的,不準照相,幸好問出來自內蒙自治區公安所(勞改農場歸公安廳管),才算取出膠卷,得還自由,不然不知要有多少麻煩。河流橋梁,不知道為什麽不讓人拍照,保的什麽密呢,真是莫測高深。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