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二篇 洪澤湖畔風物鬼情 作者:倪匡編輯



  洪澤湖是中國五大湖之一,雙溝引河工程挖通了的那條河,雖然通向洪澤湖,但也不是通向湖中心,而是湖邊上另一個和主湖相通的湖,這個湖面積也是極大,湖水不是泛濫期時相當淺,至多不超過兩公尺,長滿了三、四公尺高的蘆葦,密密排著,小船撐行其中,只聽到船身和蘆葦互相摩擦的「刷刷」聲。

  那次,從湖邊要穿過這個湖到眙盱縣的縣城去,登上了一艘小船,撐船的根本是從小就在湖中長大的中年人,預算七、八小時的船程,結果如此熟悉地形的船伕,竟然也會在蘆葦叢中迷了途,觸目所及,只見蘆葦的情形之下,打了兩天轉,才在第三天找到了出路。所以沒有人敢在這種情形之下托大。不過,雖在蘆葦叢中迷了路,心中一點恐懼感也沒有,因為生活的必需,隨手可得之故。

  水,有湖水,雖不清冽,但經過明礬一打,倒也潔淨可飲。火,順手一揮鐮刀,割下蘆葦來,就是最佳燃料,雖然才割下來的比較濕,但一樣燒得著,只不過煙多一點,而煙多,恰好可以利用來對抗無分日夜,成千上萬向人襲擊的蚊子。

  洪澤湖中蚊子又多又可怕,以前已經提過,不再重覆,而湖水之中,各種魚產之豐富,也真是叫人吃驚,那情形,就像是養滿了魚的人工魚塘一樣。在船邊,用最簡單的網兜,隨手向水中撈去,可以說網無虛發,必然有魚在內。網上來魚身小的,看都不看,拋回水中,至少要一斤多重的才要,而且得揀魚肉好吃的才要。

  除了魚多之外,一到天黑,大群大群的野鴨,在蘆葦叢中棲息,小船悄悄搖過去,用一枝細長竹竿,隨便揮打,等到鴨群被驚醒飛走,水面上被打昏打死的野鴨子,至少也有三二十隻。除了野鴨子之外,還有雁鵝,大到有幾十斤重一隻者,用同樣的辦法捕捉,一隻雁,雖然肉老些,但也可以吃個飽了,而且,只吃胸脯上那兩塊嫩的,誰還耐煩去嚼老的!

  食物豐富,唯一可嘆的是鹽十分少,大多數都是烤熟了淡吃,若是日子真的太長,自然也不行,不過兩三天,卻是新奇刺激,兼而有之,是十分值得紀念的幾天日子。後來,有很多人曠工,就在洪澤湖上捉雁鵝和野鴨,拔了毛來賣給土產公司。大約一百隻雁鵝,可以在牠胸口的羽毛內,拔出一公斤細小柔密的絨毛來,三百隻鴨子,也可以有一公斤。有羽毛的,土產公司不收,要淨是絨毛才收,收購價格是天鵝絨每公斤十七元人民幣,野鴨絨十二元。收購去的鵝絨鴨絨,用途極廣,至今為止,天然的鵝絨鴨絨被,還是最舒服的禦寒品,祗怕使用的人,想不到要百多隻雁鵝,才能有一公斤絨毛吧!

  關於洪澤湖的傳說十分多,而且的確有一座城,是在洪澤湖的下面的,那是著名泗州城。泗州城在清康熙年間,由於河水、湖水大漲,就被洪澤湖水整個吞淹掉了,至今猶在湖底。

  據湖邊的人說,日軍侵華期間,曾派潛水人找到了城址在四周圍築壩,然後,運來了許多大型抽水機抽水,想令泗州城自水中出現,可是一連幹了三個月,只使泗州城衙門的旗桿,露了約一尺出來而已,勞而無功,只好放棄了。據說,水抽不乾的因,是由於洪澤湖底有一個湖眼,直通東海之故,這自然是屬於神話傳說,故妄聽之則可,相信了就有點問題。

  洪澤湖畔的氣氛十分神祕,在到了眙盱縣城之後,住進了縣政府的招待所,那是一幢相當大的建築物,獨處一室,床上有布帳子防蚊,晚上十分寂靜,正待朦朧睡去時,忽然聽到有翻閱報紙聲音。

  報紙是夾在木製報夾之中,臨睡之前,在休息室的報紙架上取下的,是一份人民日報,一份光明日報。那種翻報紙的聲音,決非風吹,而是清清楚楚地隔上片刻,就刷刷地,慢慢地翻過去一頁,就像是有人看完了翻過去一樣。報紙就放在離床不遠的桌子上,那種聲音雖然不是十分嚮,可是聽入耳中,心頭所引起的震動,真是無與倫比。

  煤油燈已吹熄,黑暗之中,正常人是看不到東西的,何以還會翻閱得津津有味?當時全身發冷,手心冒汗,隔著帳子,又全然看不見外面的情形,當其時也,雖然說不怕鬼,但是幽明路隔,實在無法預料掀開帳子一看,會看到什麼情景,而且,就算敢,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因為身子根本無法動彈,連張大口,想喝問一句「什麼人」,喉際也像有東西塞住一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於是,只好睜著眼,聽那翻報紙的聲音,「刷」地一下,「刷」地又一下,記述到這裏,想起當時情景,仍不免打了一個寒顫,前後約莫半小時,聲音才寂然,自然不敢睡,戰戰兢兢,等到雞鳴兩三遍,才掀帳而去。

  千真萬確,所有報紙全翻了過去。   到天亮了一看,才知那建築物原來是一所祠堂。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