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歐洲屬於大陸性氣候,空氣乾燥,氣候相對穩定,對於過敏體質的我來說,簡直是天堂。回到台灣之後,身體一感覺到悶熱缺氧,立即中暑,症狀是目眩眼花,食欲不振,提不起勁、昏昏欲睡,抬眼會有疼痛感,對症下藥的方式,就是利用刮痧替身體散熱,多喝白開水,少喝飲料。

其次,潮濕的氣候加上灰塵和貓毛,使我經常在打掃屋內的時候,過敏性鼻炎發作,鼻腔上方會有異物感,眼睛紅腫、時而癢不可遏,隱隱作痛,嚴重時狂打噴嚏、淚水直流,導致精神無法專注,翻開書連一行字都讀不下去,終日意志消沈。

昨晚去藥房請藥劑師配鼻竇炎的藥,大抵是抗組織胺一類的藥品,這玩意兒會讓人昏昏欲睡,但鼻竇蓄膿、腫脹的情況會迅速緩解,吃了藥會特別口渴想喝水,身體還會產生飄浮感,甚或輕微的幻覺,躺在床上淺眠,也不知自己是到底是醒是睡,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

夜半起來上完廁所,暫無睏意,索性繼續讀我的聊齋誌異,並且拿出筆記本,寫下新的閱讀計畫,洋洋灑灑,順手整理了書櫃,想說有些書要拿去二手書店清掉,有些書想送人,有些書擺在架上從未翻閱,要盡快瀏覽過一遍。

這禮拜五新的書櫃就要送來了,很想要在書籍陳列上,弄出一番新氣象,這下子又得把庫存的書天翻地覆的整理一遍,手上的藏書在短短不到一年之間,縮減到原先的十分之一,多渴望也有間研究室在住家附近不遠的地方,可以像上班一樣,每天去那裡閱讀、寫作,但是我並沒有從事教職,想要有獨立的空間,就得靠自己想辦法。

擬定了新的閱讀計畫之後,活力自然湧現,我有許多想看的書,是一種無上的幸福,想開拓新的閱讀領域,還是得一本接一本慢慢的讀,我讀書很慢,一點也不快,唯一的好處,是有些強記的工夫,大抵有興趣的事物是過目不忘的,再來就是串連資料的聯想力很強,光憑這兩點,就可以應用在許多方面。

新的計畫是採取系統性的閱讀,我在筆記本上運用心智圖法,建構想閱讀的主題和相關的代表書目,再細分作家、年代和參考資料,例如:唐代傳奇、大唐西域記、酉陽雜俎、蒙曼說唐、馬可孛羅遊記、穆斯林旅行家伊賓拔都他((Ibn Batuta)東遊記及與唐代歷史相關的讀物,這些書我會合併在一起讀,也就是同時間讀多本書,然後從文字和史料建構出腦中的立體圖象,連結性越強,在我的記憶庫就可以輕鬆地抽取這些資訊,以備不時之需。

我喜歡和生活、市井小民相連結的文學作品,近來最關注的作品是遲子建的《白雪烏鴉》,故事發生在民國前一年,西元1910年的秋天在東北的哈爾濱爆發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鼠疫,緊扣著關東詭譎的政治情勢,被俄國人和日本人割據的豐沃平原,滿清的存亡之際,東北綹匪和義和團扶清滅洋,醫學界的門戶之見,防疫工作檯面下風雲暗湧的政治角力、小老百姓的迷信愚痴和人性糾葛,宏觀的歷史思惟與微觀的庶民社會,形成極大的衝突與矛盾。所幸,後來在一連串正確的防疫措施嚴格執行下,終於在隔年的三月春末將一場死亡人數高達六萬人的黑死病疫情完全控制住,沒有再繼續釀成更大的災禍。

而傅家甸,這個小說家筆下的末日危城,寫得精采活現、真摯動人,有幾章看得眼眶發紅,鼻頭發酸,有道是:人賤不是命,死馬當活馬醫。縱使醫官伍連德終不負眾望,勝利打贏了鼠疫一戰,他立下的防疫工程,和2003年在亞洲肆虐的SARS防疫要點幾乎如出一轍,被人民視為英雄擁載之。但老百姓們並不知道,半年之後,清廷數百年屹立不搖的江山版圖轉眼間就要拱手讓人了,會出現國民革命軍和北洋軍閥,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眼看著即將爆發。

我始終相信,歷史的轉變像是蝴蝶效應一般,如《萬曆十五年》那般見微知著,傅家甸只是中國近代史開端一個小小的縮影,小說家用文字還原那個時代所發生的事,只是為了帶領讀者去尋找歷史的陰影裡面蘊藏的枝微末節,從黑到不見光的死亡,漸漸透出朗朗的光明,要我們看見小人物的掙扎和他們內心的渴望,那些薄弱的意志總有一天要匯聚成巨大的能量,而歷史就在他們之中一點一滴滲透進去,直到這世界有一天突然改頭換面為止。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