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八章 美麗的白天夏日草原 作者:倪匡編輯



  初次聽說要在內蒙種水稻,自然覺得新鮮之至,原來有一種新的稻種,生長極快,一百天之內就結穗成熟,而且又耐寒,可以在北緯四十九度地帶種植,產量也相當高。 (一位農學專家,曾竭力否定有這種可能,雖然曾經種過,也沒法說得過他,真冤!)

  隆冬之時是不能開墾的,土地凍得比鐵還硬,放牧割草,整理地基,引水河是早挖好了的,還要清除積雪,把積雪全都堆到引水溝裏去。忙完了這些,已是陽春五月,早晚水一樣結冰,但中午陽光照射,雪已開始融化,大堆的雪,融起來會發出吱吱的聲嚮來,而且一堆雪,只不過變成了千瘡百孔,猶如玲瓏剔透的太湖石一樣。

  到那時候,在中午一段時間,就可以開墾了,墾荒,倒是用拖拉機的,大小拖拉機齊集,什魔樣的型號全有,還記得有巨大的一種,叫斯大林八十號。

  拖拉機墾地,人力負責砌田梗,根據引水溝的位置,砌好了田梗。那是真正的處女地。最怪的是,照理,各種各樣的草,一樣在生長過程中吸取土中養份,和土地上種糧食是一樣的,何以種了糧食地會瘦瘠,長草的地,卻是比之肥,翻出來的泥土中,全是草根,打碎,盡量把草根檢出來,小說中常有「土肥得像是會冒油一樣」,並非誇張,至少給人在色澤上,有油潤的感覺。

  忙到五月底,綽兒河的水解凍了,通過引水河、引水溝,滾滾流入田中,那還只是白天一段時間才到,早晚,一樣結冰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水才不會結冰。稻種也已運到,生產隊的技術員,通知六月下旬,可以下種,根本不要先育苗,插秧這種江南種水稻方式,稻種撤進水中就算。

  六月下旬,大約是六月二十五日左右,下種的時候,早上,還是要踏破引入田中的水的表面上一層薄冰,才能下種,水冷徹骨,浸上半小時,還得立刻上來,跳上十來分鐘才行,而且,下田之前,一定要喝一點酒,不然,無法抵禦。內蒙的天氣,說熱就熱,下種後不到兩星期,看看田中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冒出來,天就熱了,開始早晚還涼,但到了七月中,連晚上也熱不可當,不過熱的時候極短,只有五六天左右。

  在那段時間中,被調了去種西瓜,稻田的情形如何,不是很清楚。在河灘邊的沙地上種西瓜,真是過癮之極,西瓜十分佔地,一株瓜的瓜藤,可以蔓延一大片地方,所以在大片的田地上種西瓜,給人有可以充份發揮之感,不必侷處一隅,一籌莫展。種西瓜是相當輕鬆的勞動,辛苦在晚上要守夜,不然偷西瓜的小動物甚多,田鼠、狐狸等等,都喜歡偷西瓜,最拿手偷西瓜的是刺蝟,刺蝟偷西瓜的方法十分奇特,咬下瓜來之後,會利用身上的刺,刺進瓜皮去,然後,牠的身子也縮成了球形,向前滾動,帶著西瓜一起滾,省時省力之至。

  第一次在月色之下,看到西瓜紛紛﹁自動﹂滾離瓜田,真看得目定口呆,以為那些滾動的西瓜,全都成了精,嚇得好半天不敢動,後來看仔細了,才看清楚西瓜之下,都有毛茸茸灰褐色的一團,才知道是刺蝟幹的好事。

  夏天,白天的內蒙草原,真是美麗之極,各種各樣的野花,開得遍地皆是,雨後,各種菌類植物,像變魔術一樣冒出來,只要揀顏色不起眼的採來,無不鮮美絕倫,顏色艷麗的,碰都不能碰,一律有毒。有一種似雪白的菌,碰一碰就會張開來,噴出粉末,沾在皮膚上,就得紅腫半天方消。

  而這時,騎術也已經很可以了,無鞍馬也騎慣了,或無目的地策騎馳騁,或趕了馬車送西瓜到場部,真是逍遙得很,唯一的禁忌,是遠遠望見蒙古牧人把牧杆豎插在地上時,避開一點,別撞上去就行。蒙古人的男女關係相當開放,男女在草原上親熱,就插起牧桿示警,叫人家別去撞破好事。

  這時,在距離大片稻田之際,真無法不吃驚,事緣根本分不清田裏長的是稻還是草,草和稻是一起長的,只見放眼皆綠,還夾雜著不少顏色嬌艷的野花、蒲公英的花,可以大如兒掌,鮮黃奪目,在陽光之下,幾乎令人眼也睜不開來。夏天,白天的草原,美得難以形容,可是一到黃昏,就不是很妙,蚊子實在太多,西瓜田裏守夜,人也要躲在綠色方形的蚊帳之中,要不然,只怕西瓜保住了,人就叫蚊子抬走了。

  那兩三個月,倒是快樂無比,而且瓜田只由五個人打理,大家一懶,也不整天開會,直把西瓜當飯吃,還嘗試過用西瓜來釀酒,不過沒有成功,想到瓜田一結束,自然又再回稻田了。那一年,就是保安治農場的稻田,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