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七章 草原大火驚險記 作者:倪匡編輯



 墾荒,自然要把荒地開出來,荒地上本來是長滿了草的,先要把草割掉。曾提出,草乾得很,放一把火燒掉多好,草灰還是上好的肥料;可是才一提出,幾乎沒有立時被亂棒打死。原來內蒙草原上,最怕就是草原失火,不去放火,草原尚且會無緣無故,自然失火燃燒,主動去放火,那還了得!

  草原上大大小小的火,倒也見識過不少,最危險的一次,是赴往呼和浩特的途中。草原小火,所有人都放下任何工作,救火為先,救火的方法是用草把來拍打,也有用受過訓練的馬,拖著樹幹壓過去,最要緊的是割草,把火場附近的草,迅速割掉,令火燒無可燒。火景在晚上看來,十分壯觀,處處火龍蜿蜒,但如蔓延到了不能控制的程度時,則十分可怕。

  那次在赴呼和浩特途中,遇到的大火,就屬於已失去控制的那一類。那次,搭乘的是一輛中型吉普車,屬於軍隊,同車的人是幾個新彊來的軍官,那幾個軍官,膚白、眼碧、鼻高,看起來全然是外國人,可是又穿著中國軍隊的制服,他們自己互相交談時,使用全然聽不懂的一種語言,但是個個又講得一口好漢語,大為驚訝之下,一問,回答是,我們是第五軍的。駐新彊的第五軍中,有不少維吾爾人,吾爾人一向少與外族通婚,那麼他們典型的樣貌,沒有什麼改變。我搭順風車,與他們說說江南風光,也頗談得來。

  車行到下午,已看到右方,濃煙蔽天,難道是草原失火了,好在距離還遠,也不在意。草原上風大,雖然只是秋天,但氣溫已很低,好在有羊皮大衣,足可以禦寒。車子一直在向前駛,突然之間,一陣風捲過來,挾著大量的草灰,向車後一看,真是不得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車後面的草已經著火燃燒,而且就著風勢,正在向前,以極高的速度捲過來。

  草灰是先頭部隊,接著,便是滾滾來的濃煙,火頭躲在濃煙之中,忽高忽低,草被燃燒之際,發出大量的霹啪聲,來勢之快,簡直像是無數噴煙噴火的怪物,正在車子後兩邊捲過來一樣。車速估計不會慢過每小時六十公里,可是火的來勢更快,眼看越來越近,車子已經在煙的籠罩範圍之內了。

  車上幾個人都嚇呆了,駕駛員倒夠鎮定,竭力提高車速,車子總算衝出了濃煙的範圍,看出去,左右都起了火,只有拼命的駕駛,才能逃出去,可是看起來,車速始終沒有火勢快,真是急得人不知如何才好。

  那駕駛員又拼命令車子衝出了一程,然後,突然停下了車,並且,迅速掉轉車頭,對準了火的來勢,當他這樣的時候,車上所有人都叫了出來,直問他意欲何為。有兩個軍官還大聲用維吾爾語叫著,雖然聽不懂,看神情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在叫的,不會是對那駕駛員的恭維語。

  車子才一掉頭,火勢接近,已不到十公尺了,駕駛員陡然大叫一聲:把頭遮起來!大家還不知道他下這樣的命令,是什麼意思,但其時處境危急,人心慌亂,駕駛員的叫聲之中,又充滿了威嚴,人人自然而然,迅速拉起大衣,罩在頭上。才一罩上,就感到車子已在向前疾駛而出,當時心中打了一個突:車子向前駛,豈不是衝進火中去了?多半是駕駛員不想活了,卻拉了我們幾十個人要賠命!當心中有這樣的念頭之際,真想跳下車去,可是一切實在發生得太快,只是轉了轉念,車子已經停了下來,耳際又聽到駕駛員呼喝道:好了!連忙掀開罩在頭上的大衣一看,才知道這駕駛員真非同小可。

  原來,草原大火,由於風大,火一直向前,順著風勢燒,形成了一條火帶,火帶的長度,可以連綿幾里,但是闊度卻不是十分闊,只不過十多公尺,車子在迅速之下,狂衝而過,一衝過了火帶,就到了已被燒過之處,沒有火頭,只剩餘煙嬝嬝,就安全了。

 這時,車上人人鬆一口氣,在鬆一口氣之後,自然而然,又再大口吸一口氣,一定是那駕駛員在報復我們剛才對他行動的誤解,他竟然沒有告誡我們,不能大口吸氣!這一吸氣,空氣中的草灰餘燼,一股腦兒到了口中,嗆咳了足有十來分鐘,喉間還兀自在發癢,而駕駛員卻笑瞇瞇地看著我們!

  這場大火,據說燒了二十來天之久,直到第一場大雪下來才止住,燒死草原上的牛馬羊無數,但卻未聞燒死人。又說,著名的詩人田間,其時正在草原上體驗生活,他就被草原上的大火,追了一天,才能脫困。

  草原大火,不是人為的,而是自然起的,這只怕是一種自然調節,燒了的草,成為明年生長的草的肥料。其實,控制得好,放火燒草比人工割草又好又快,只不過人人談火色變,自然也只好參加割草的行列了。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