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四篇 蘇北沿海的荒地 作者:倪匡編輯



  「雙溝引河工程」被蘇聯專家開了一個大玩笑,變得如此收場之後,整個治淮工程還正在開始,奇怪的是上頭不再要治淮,命令一下,轉到蘇北去辦農場去。於是,大隊人馬,分批出發。

  這個蘇北農場的所在地,是在濱海縣縣境之內,由瘦黃河上起,到陳家港附近為止的一大片土地,約有七十萬畝之多,預算開闢這個農場的勞工,有十二萬人,後來,只到了五萬人,是一個極大規模的勞改農場。

  行行重行行,倒也經過了不少著名的地方,過徐州,經連雲,奔灌雲,在響水口過河,步行到七套,再過去,就是農場預算要開墾之處了,走在未來農場的土地上,簡直目定口呆。從來也難以想象,會有那麽大幅的荒地,就在中國江蘇省境內!

  那是真正的荒地,當初,在比人還高的蘆葦叢中行走之際,還以為那是農作物,後來才知道,在這片鹽堿地上,農作物根本無法生長,只有三種植物可以生存,一種是蘆葦——它生命力之強,挖到了三公尺以下,仍然可以看到它的根,而後來造海壩,夯實土壩,超過三公尺高,它的尖牙,依然可以從壩頂冒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然而,生命力如此強的蘆葦,也有投降之時候,越向海邊走,土地的鹽堿成份增高,整片土地上,光禿處,泛起一片白花花的鹽花,蘆葦也退避三舍了,只有茅草,還可以生存,一簇一簇地長著。

 但最能適應鹽堿地的,還是一種十分多汁的鹽蒿子草。天生萬物,必有一定適應自然環境的本領,鹽蒿子,就天生要長在其它植物不能生長的環境。這種鹽蒿會結細小如芝麻的種子,在後來糧食困難時期,曾發現這種種子,可以榨油,曾被普遍使用過,味道之苦澀,自然不在話下,但那時,只要有油水就好,生油豆油,已是夢境中之物,豬油牛油,是夢境以外的奢望,菜油椰油是上上物品,那就只好靠鹽蒿子油來補充身體所需了。

  曾在一農家的竈上,看見一只碗中,鄭而重之,放著一團無以名之,髒得不像樣子,顏色黝黑的破布,不知其用途,看到了它的使用過程,這才恍然,原來這塊布,不知在多少時日之前,曾在油中浸過一下,自此之後,每次煮菜之前,就用這塊布,在鍋上抹一下,等菜煮出來,上面好有點油星。

  又不知要過多少時日,破布才有機會再去浸一下油!

  這種日子,自然是夠苦的了,不過比較起後來的發展,家家戶戶連鍋都砸了,連菜都沒有了來,這真算是好的了。

  閑話少說,在進人這一大片荒地之前,首先得到警告——一定要打綁腿,萬萬不能赤腳。打綁腿是要布的,上哪兒去弄布去?命令是:撕了衣服,也要打綁腿。再問究竟,原來在這片荒地上,有一種劇毒的蛇,當地人稱之為「地皮蛇」——咬中了,七步致命!

  「七步致命」是誇大的說法,後來見過一個被這種毒蛇咬中的鄉民,放在門板上擡著去求醫,半途就毒發身亡,這倒是真的。

  地皮蛇專咬人下肢,就算小腿上打了綁腿,走路不小心,踏中了它,也會被它咬一口,由於它齒短而小,咬不透綁腿,就可得保平安。既然說得這樣嚴重,自然只好依令行事,也根本不懂綁腿如何打法,要有勞打慣綁腿的老兵教導。

  上路之後不久,就見到了「地皮蛇」的真面目,真是再也沒有比這種東西更醜惡的生物了。說它是蛇,一點蛇的樣子也沒有,身子扁平,灰黃色而有白色的斑紋,和泛著鹽花的土地一模一樣,具有極佳的保護色,當它貼在地上不動的時候,極難認得出,猶如一條三四十公分長的破帶子一樣,可是一受驚動,行動之快,超乎想象之外,能整個身子,只靠寸許尾巴貼地,飛快行動。由於它身子不長,所以咬人,至多咬到小腿而已。

  在第一眼看到那麽醜惡的毒蛇之際,還見一條打一條,而後來,實在打不勝打,又聽當地鄉民說,你若打死了一條雄的地皮蛇,雌的會來報仇,可以追出幾千里,把你咬死,所以當地人是不打這種蛇,寧願走路打綁腿的。

  雖然是無稽之談,但說的人活龍活現,聽的人,也就有點寒毛凜凜。大家都不敢打這種蛇,或許這是形成它遍地皆是的原因。

  日後,曾多方查這種「地皮蛇」的底細,得知那種蛇的正式名稱是「虺」(音毀),是一種十分毒的毒蛇,把毒液血清分析出來,也可以在中毒後救治,那一帶歷年來死於毒蛇咬死的人不知多少,卻一直未有治療之方,可算是落後了。

  除了虺之外,還有一種古怪之極,似蠅非蠅,似蛟非蚊,專貼地飛行,離地不超過二十三分,來去若電的怪蟲,花了許多心血,一個也捉不到,這種蟲,若是不小心叫它咬著了,雖山東大漢,也會痛得不由自主,號哭叫娘,真是可怖。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