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九篇 詭異絕倫的笑容 作者:倪匡編輯



  曾提及過,至今為止,有三次面臨生死大關,兩次是差點淹死,已經說過,還有一次,是差點凍死。地點,就是黃海之濱築海堤的時候,時間是農曆十一月中旬,正確的日子記不得了。

  那天,整個上午,都風和日麗,氣溫大約是攝氏六、七度左右,勞動之際,一件單衫,尚且冒汗。

  午飯過後,接到一個任務,和另一位同事,帶十八個人,去領糧食,糧食總數是兩千斤,來回三十里。那是十分舒服的工作,四小時左右可以完成,沿途還可以偷偷懶。出發之後,不急不緩,到了糧站,領了糧食,才一回程,就覺得不對,走出不到兩、三里,就滿天烏雲,北風呼號,越走越是冷,冷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所有二十個人,身上都算是有棉襖的,生活條件差,大都是穿的「空心棉襖」——即棉襖之內,再無別的襯衣。而且棉襖也是舊的了,棉花硬而穿空,有的部份,棉花早已不見,自然不足以禦寒,而這時,每一個人都感到了嚴寒。

  而天色越來越黑,看起來下午和黃昏一樣,荒地之上,只有我們這一行人正走著,除了呼嘯的北風之外,沒有人出聲,也沒有人停步,天地茫茫,這時真感到了人和自然相比的渺小。

  而更嚴重的,還是那使人感到極度痛楚的寒冷,臉上是早已麻木了,手、腳也失去了知覺,寒風吹在身上,如同一刀一刀在刺上來一樣。

  我和那位同事是空手的,已經自然而然,開始跳動跑著,以求不被凍僵,而那十八個人,每人都挑著上百斤的糧食,無法跳動,仍然是一步一步走著。

  四周別無房舍可以避寒,前進和後退,也差不多路程,只有硬著頭皮向前闖。

  突然,有兩個人倒了下來,這兩個人一倒,負責帶隊的自然要去看,只見那兩個人倒在地上,身子蜷曲,可是臉上,卻帶著一種詭異陰森莫名的笑容。這時處境如此糟,這兩個人還在笑,真是無法不發怒,當時聲嘶力竭大喝:「他XX的快起來,還笑,有什麽好笑的!」

  那兩個人對於喝罵聲一點反應也沒有,伸手去推其中一個,觸手冰冷僵硬,當時,只聽得一下慘叫聲——也弄不清這下慘叫聲是我一個人發出來的,還是其它人在那一剎間,發現這兩人已凍死了,一起發出來的。

  隨著那一聲慘叫,立時決定:放棄糧食,向前狂奔,找地方逃命去!另一位同事還以為不可,拋棄糧食,罪名十分大者也,當時就罵了一連串髒話,已經不顧一切,向前飛奔而去,所有人自然也一起向前奔,一路奔,一路有人倒下。

  所有倒下的人,毫無例外,臉上都帶著那種詭異的,像是在嘲弄什麽的,陰森森的笑容。開始有倒下的,還去看一看,到後來,求生的本能驅使著,除了拚命向前奔之外,外界的一切全不知道了,只知道拚命奔,在剌骨的寒風中拚命奔。

  我第一個撞進了一間屋子,那同事跟著也撞了進來,把屋中的鄉民嚇得不知所措,不過一下子,他們就知道發生什麽事了,一個中年漢子抱著乾草,塞進竈中,示意我們近火來坐。

  兩個人坐下之後,身子抖得像酒糠一樣,望了望對方,臉色青紫,嘴唇發黑,自己的樣子當然也好不到那裡去,心中只想到一點:不要笑,不要笑,一笑就是凍死了!

  一個中年婦女就是一聲不出,竈上一生了火,她就舀水進鍋,一小碗一小碗給找們喝,從入口冷到入心入肺的凍水,慢慢喝到溫水,最後喝到近乎滾水時,才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算是撿回命來了。

  在鄉民家中躲到第二天下午,才有拯救隊帶了棉衣棉褲來,離開時,無以為報,送了鄉民二十斤糧票。鄉民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什麽話,只當問及何以死人還要笑時,那中年漢子回了一句:「反正死了,笑著總比哭著好。」竟大堪回味。

  事後,知道那一天,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十四度,那十八個人,無一倖免。整個工地上,凍死的當然不僅止那十八人,正確的數字,誰也不知道,就算不在路上,窩棚又何足以禦嚴寒?單是在毛坑中凍死的,隊中就有三個,兩三個窩棚的人,擠進一個窩棚,再把所有可以禦寒之物,全部用上,還是有人凍死在人堆中的。

  怪異的是,寒流兩天就過,氣溫又到了零度以上,死的死了,也沒有人埋怨什麽。那次得以幸免,一來靠年輕,能在最後關頭,沖進了鄉民的屋子,二來靠鄉民懂得如何救活——先喝凍水,漸漸加溫到熱水,不然就算不死,會有什麽後果,也真難說得很。

  至於那種詭異的笑容,一直在問人,有經驗的人說凍死的人,一定如此,說不出所以然來。

  一位醫生說,多半是由於凍死的人,肌肉反常的僵硬,所以形成臉上肌肉變形,看起來像是笑一樣!

  那種笑容,噫!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