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六篇 除靈魂附體別無解釋 作者:倪匡編輯



  我自小就有各種各樣古怪的想法,在記憶之中,似乎一知道了「鬼魂」,就立刻深信了有這種現象的存在,而不受任何「科學解釋」之左右,頗有「走在時代前面」的樣子。所以,一見到那少婦這種怪異的舉動,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靈魂附體」。但只見了一次,自然不能肯定,可是這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形,自然興趣極高,不肯輕易放過。

  於是,在那少婦和兩個男人離去之際,就追了上去,一路上想和他們交談,可是他們一聲不出,一直跟到了他們家門口,三個人進去之後就把門關上,無可奈何之極,只好轉而向其他鄉民,探討詳情。

  聽其他鄉民說,這種情形,發生在那少婦身上,已超過一年,以前,發作的次數不是很密,一個月一次之類,但是近來,幾乎三天兩頭如此,而且,必然是在傍晚時分,若是想看,每天來碰碰,說不定很容易碰上。

  果然,自那次之後,一共又見了三次之多,且有兩次,是從頭到尾,躬逢其盛;少婦疾奔而來,那兩個男子,一個是她丈夫,一個是她弟弟,追上了想拉她,全被她推開去。

  然後,到了那株大榆樹之下,她又開始大聲說話,看她的神情,像是正在訴說什麼,十分迫切地需要四周圍聽的人瞭解,可是她使用的絕不是當地的語言,我也一樣聽不懂。

  可是從第二次開始,就留上了意,她說的話中,不斷重覆著一個十分怪的單音,這個單音發音如「淹」而又有鼻音,從神情動作看,是「我」字的意思。而且,又死記了幾個較簡單,她在不斷重覆的句子。然後,就到處去問人,那些句子,是什麼意思,可是問來問去,都沒有人能懂。

  到第三次又看見到那少婦「發瘋」時,更可以肯定,「她」是想說什麼,剖白什麼,可是卻完全沒有人懂,且把她當瘋子,她的神情之焦急,再好的演技,也無法演得來。

  每一次的時間,都不是很長,半小時左右,她就像如夢初醒一樣,由她丈夫、弟弟陪著離去。

  在第三次之後,終於有機會和她談了幾句,問她自己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她一開口,全然是本地口音,說什麼也不知道,不但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曾做了些什麼,只是「心中一迷忽,就像中了邪一樣。」

  在與她說話期間,她的丈夫,帶了當地民兵隊長過來,其勢甚洶,幸而那時年輕,看來不像存心勾搭良家婦女的模樣,民兵隊長瞪了幾眼,自己識趣,沒有再說下去,也就無事。

  等到第四次,少婦又「發作」之後,民兵隊長在樹旁,攔住了他們,對她丈夫說這樣子下去,不是辦法,要把她送到縣醫院去。當時少不更事,就對民兵隊長說這少婦不是生病,而是她是一個不自覺的靈媒,她能和鬼魂溝通,鬼魂借她的身體,想說一些話給人聽,最好有人聽得明白那番話,她以後就會安然無事了!

  這樣一說,幾乎闖了大禍,民兵隊長如臨大敵,連連盤問,並說這是「散佈迷信言論」,不由分說,帶往民兵隊部,押將起來。

  這時,真是有理說不清了,幸而糾纏期間,有人看到,飛報隊部,大隊長親自出馬,說明我是公安幹部,級別比他們黨支部書記還高,這才得以自由,民兵隊長兀自悻然:「明明是反革命造謠!」

  在歸途之上,把我的意見向大隊長一說,給他痛斥一頓,嚇得再也不敢提起。自此之後,就未曾再見這位少婦,一打聽,果然被送到縣醫院去了。

  又過了幾個月,還是一直在向人問記下來的幾句簡單的語言是什麼地方的方言,那時候,聽都沒聽過有一種東西叫「錄音機」,不然倒可以將那少婦在鬼魂附體之際所說的那一番話,全都錄了下來,慢慢研究。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遇到了一個人,聽懂了那個代表「我」字的發音,十分訝異:「你到過魯南?山東人稱我是『俺』,只有魯南董榆人,才發這樣的語音。董榆話另成一格,山東人聽不很懂的!」

  可是另外兩句,由於學得不像,那人也不知是什麼意思。推測是:若干年前,有一個董榆縣的人,在那個地方「多半是榆樹下」死了,可能是死得十分冤,臨死前可能曾為自己辯白,但是沒有人聽,若干年之後,他的靈魂,和那少婦的腦電波,發生了作用,所以才會有這樣怪異的事情發生。

  當然,這只是推測,但除了這個推測之外,還有更好的解釋,可以解釋為什麼一個一輩子未曾離開過本鄉的少婦,竟然會說一種十分冷僻的山東方言?

  湄海縣的縣城是東坎,幾次到東坎去,找上縣立醫院,都不知曾有這樣一個女病人,就此不知所終了。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