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詩人孫維民領台北文學獎那天,我們一起聊過。
八年了,他說一本詩集要得到垂青,
像是八年乘坐同一時間的火車那麼久,
單調的日子,一成不變。

從嘉義到台南,從少年到中年,
從寫詩的快樂到寫詩的難過、乏味與無聊,
與不知道人生該怎麼寫才好?
病,和自己的病纏鬥,試著瞭解,甜蜜相處,
有時爭吵像夫妻,又像隱忍多年的癌,
你不去檢查,不知道病情竟是如此嚴重?

而我們又無恥地活下來,沒有希望的光可以照耀,
唯有詩成為依靠,至於臨睡前的祈禱,那並不重要。

文/銀色快手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