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妖怪煉成陣

鬼趣談義之借屍還魂

713個維基
頁面
增加新頁面
條評論0 分享



某男子一度斷氣,不久又死而復生。像是大夢初醒般四處張望,用與他生前不同的另一種聲音,滿臉狐疑地問人說這裡是哪裡,並宣稱自己是某處的某某人,叫著要人讓他回家。經調查後,該戶人家果然有位名人驟死,而且和他講述的細節完全符合。自此以後兩家人為這個活著的人的歸屬權爭吵不休,最後乾脆對簿公堂。

這類故事大抵是甲的肉體在復甦之後,人格竟然成了另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乙。如果真是乙借甲的肉體再生的話,那麼要決定他的歸屬時,是該以肉體來判定,還是人格呢?尤其是如果故事當事人又有配偶的話,問題會變得更複雜。

明‧祝允明《野記》記載著這個故事,河南府龍門南方有個名叫司牡丹的婦人,被她先生踢死。三年後同鄉有個人叫袁馬頭,竟死而復生,宣稱自己是司牡丹。叫來司牡丹家人確認後,他們也一致認為語音無誤。死而復生的袁馬頭表示,她死後魂魄走薄姬廟做侍婢,袁馬頭的死才讓她得以借屍還魂,對司牡丹生前的事更是瞭若指掌。當時懿文太子恰好在自陝西返回北京途中,聽河南府官吏如此報告,太子便向洪武帝報告。洪武帝召喚宦官前往,一一加以垂詢發覺所言確實,便賜與他/她錢帛,命兩家人和睦相處。

接下來的故事引自《耳談》(明‧王同執撰)。安徽桐城縣東門和西門的人家,各有一個女兒,兩人在十多歲時同時染上天花致死。但東門人家的女兒因陽壽未盡,又被從冥途送回,無奈屍體已被火化,只得借西門人家女兒的遺體還魂。西門人家以為女兒死而復生相當高興,但死而復生的女兒卻十分害羞,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一味地想著她東門的雙親。東門人家聽說了這件事之後,趕忙將她接了回去,並發覺言行舉止和她以前的女兒同出一轍,不同的只是那張臉而已。最後兩家一狀告到官府,官府的裁決是「身體是西門人家女兒的,魂魄是東門人家女兒的,只有判定她是你們兩家共同的女兒才能合乎情理」。但就在這名女兒要出嫁時,兩家又為她嫁妝該由誰準備吵個不休,最後折衷由該名女婿同時為兩戶人家的女婿,紛爭才告解決。

清‧蒲松齡《聊齋誌異》卷一「長清僧」敘述一老僧死後借屍還魂的故事。山東長清縣有一名僧人,道行高潔,年過八十還健在。卻於某日昏倒後不再醒過來,寺僧盡全力搶救,依然回天乏術,終告圓寂。老僧的魂魄飄然來河南,早已忘卻自己原是何人。

就在這個時候,某河南鄉紳之子,恰率十餘騎出外狩獵,一不小心從馬上摔下,一命鳴呼,兩人的魂魄瞬間相遇,合而為一。而後甦醒過來,僕彼急著問他有沒有事,他竟睜大了眼睛說道:「我為什麼到這裡來呢?」家殅將他扶回家時,婢女們全聚集在大門處迎接他,他大驚說道:「吾乃一介僧人,怎麼會到這裡來?」家人以為他摔傷了腦子,用盡各種方法想喚回他的記憶。老僧不加辯解,只是閉著眼保持沉默。他並巨絕用餐、不食酒肉,夜裡也是堅持要一個人睡,不讓妻妾靠近他。

數日後,他終於能散步了,家人都很高興。不久各店舖的掌櫃經常拿錢、穀類的帳簿來詢問他,他都以剛大病初癒的理由加以回絕,只是不禁又問他們:「知不知道山東長清縣那個地方?」有人回答說知道,他便命人準備行李,任家人怎麼留他都沒用。翌日出發來到長清一看,景物依舊,而且他未跟人問路便來到寺。前弟子數人聽有貴人來訪而恭親遠迎,他問院中人老僧何在後,答案是老僧已作古:問他們墓所何處,他們領他來到三尺孤墳前,墳地甚至還沒長出雜草。

返回河南後他鎮日默坐,不問家事。數月後他溜出家門來到長清寺,同他的弟子們說:「吾乃汝等之師」。眾僧相互對看後全笑了出來,於是他先向他們說明了還魂的始末,再同他們說自己的平素所為,眾僧聽明白了,終於相信了他的說法,而開始像往日一樣奉他為師。之後河南那邊的家人也來接過他好幾次,他都避不見面。又過了一年,夫人差掌櫃的拿來很多物品相贈,金帛類的他一概加以返還,只收了一襲布袍。後來據說有朋友來看他,覺得他充其量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卻對外宣稱自己已經八十多歲。

清‧鈕玉樵《觚賸》卷四<再生緣>敘述一康熙年間奇事。北京城東隅一民家生了一個女兒,到了她會說話時,有一天竟然說出:我是工部郎中鄭濂的妻子。為什麼會待在這裡呢?我要回家。」鄭氏宅邸和女孩的家距離並不遠,家人便加以保密,未料等女孩會走路後,竟自己出外去找鄭家宅邸,還好家人在她要跑出路口時,趕緊將她抱回來。但女孩想回家的心情越來越強烈,家人只得轉告鄭家此事。鄭家的人將她領回時,她只有八歲,然而鄭家的宅院,無論前後裡外,她都熟悉的像是自己的家一般,待她坐到床上朝南以鄭家夫人口吻說道:「我的兒子和兒媳婦都到哪去了,為什麼不來向我請安?」聽到的人都忍不住竊笑。

待鄭濂進到房中後,她站起來說:「我和老爺您分開這麼久了,您大概已經把我忘了吧?」並一一指出衣物類的放置場所。鄭濂覺得事情太詭異,便在當夜將她送回家中。但事情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而傳入宮廷內殿,皇帝因此召見鄭郎中。鄭氏不敢加以隱瞞,便將實情一五一十地向皇帝說明。皇上竟命他再娶,新娘當然是八歲的女孩,鄭郎中以年齡差距太大,而且自己的兒子都生有孫子為藉口予以推辭,奈何君命難違,皇上要他等該女孩滿十三歲便迎娶她,他只得奉命行事。據說他們婚後感情甚篤。

借屍還魂的故事完全建構在靈肉二元論的觀點上。還魂的理由多半是冥府詳查後發覺他們陽壽未盡,或是因他們生前善行所建立的功德,但恐怕都是出於勸善者的解釋或是潤色。病死還是突然斷氣昏倒時,變得較易浮動的靈魂,像汽球般自肉體游離開,飛行相當距離後,附身於適當的他人肉體上--剛死的屍體或是已神志昏迷的屍體,潛入他體內之後令其復活。所謂的適當之他人肉體,不過是時機的問題罷了,因為他們沒有充裕的時間慢慢物色,所以不能挑選性別、年齡、階級、職業、貧富、教養,全都是些偶然的、隨機的選擇。因此不光只有同性、同輩才會借屍,男性魂魄借宿女性肉體,老人的魂魄借年輕人的肉體,交織成的一齣齣悲喜劇從沒有間斷過,一般來說借零歲的胎兒轉世1,我們稱之為投胎再生。據說死者在前往冥途道中,會被灌以讓他們喪失記憶的藥酒,名為孟婆湯,喝了它人們便會忘卻生前所有的記憶,重新轉世為人。

據說有一些可讓人借屍還魂的秘法,稱之為奪舍或是換胎、易形。有不少道士、喇嘛僧曾嘗試過,不消說那全是些真偽難辨的奇聞。清‧謝在杭《五雜俎》卷五敘述道:「人死後後生多附身某體上。道家有所謂的換胎法,大半是修煉形體駐留世間,或是易故成新、破壞屋宅借用他人軀殼而已。」所謂的屋宅指的是靈魂寄宿的肉身。因自己的肉身已老朽,而奪來他人壯健的肉身潛入,是故也稱之為奪舍。

慵訥居士《咫聞錄》卷十一「換身」是一老僧奪舍的故事。江西一老僧傴僂並且骨瘦如柴,有一天他問一壯年僧侶:「愚僧的房舍柱子傾歪,牆壁也剝落了,所以想借住你的房間,不知你是否可以通融一下?」壯年僧同意了。翌日早上壯年僧起床後,竟化身成老僧,心情則是原來的壯年僧,但行動已異於昨日。用女時一點名才發覺單單少了壯年僧一人。一經查問老僧竟答道:「我在這啊!」眾僧問他「您明明是老僧,為什麼要假稱是壯年僧呢?」後來發覺他的聲音的確是壯年僧所有,而且口氣也像極了壯年僧。住持覺得不可思議,遂命眾人搜尋壯年僧1,卻怎麼也找不到,而且行蹤不明。壯年僧這才領悟出來,說道:「昨天長老說是想借住我的房間,其實並不是真要借我的房間,而是借走我的身體。就因為我應允了他的請求,所以他便和我交換身體後逃走。我一定要追討回自己的身體,一定要把他的身體還給他。」然後告訴官府去,官府譏之為無稽之談拒絕受理本案,故事到這裡不了了之。

清‧阮葵生《茶餘客話》卷十五〈再來人〉則是如此描寫西藏喇嘛僧的奪舍法。藏族方言「脫脫」,指的是我們說的再來人。董噶爾住在苦苦腦兒東方,他因鄙視投胎之說,而擅用奪舍之能。專門挑清秀的年輕人神魂出舍時,將自己的魂魄鑲入,待少年還魂卻找不到歸處致死。董噶爾以敝居換華堂,形同鳩占鵲巢,傷人眾多,想不到慈悲的法門竟有如此怪術,且無法破解。元、明之際也因為拿董噶爾沒有辦法,而奉他為國師,僧人能有如此超能力秘法,實在遠超過你我的想像。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