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廿章 鹽場見聞錄 作者:倪匡編輯


  在蘇北海邊,有一次趕路趕得口渴,恰好經過一條小河,看見河水甚清,鄉下日子,口渴了就飲河水,還會有什麼健康飲料不成?所以一見小河,立時俯身,整個頭埋進河水之中,同行者一把沒拉住,已經喝下了一大口河水,那一口河水入口,整個人一震,幾乎沒有一頭栽進了河中,待得直起身子來,張大了口,除了喘氣之外,什麼聲都出不了,那河水之鹹苦,簡直不是任何文字言語所能形容!

  同行者頓足不已:「你這人,怎麼見水就喝,這是鹽河!通到鹽場去的,引海水到鹽場去晒鹽的,你……」當時喉際,像是有火在燒一樣,如何還分辯得半句,幸而河上恰有小船搖過,同行者叫道:「這蠻子不懂事,喝了一口鹽河水,老鄉幫幫忙!」(江南人到長江之北,是蠻子,到了嶺南,又變成侉子了。)搖船的靠了靠岸,舀了一瓢清水,簡單地吩咐:一口氣喝下去,會拉三天肚子!一口氣將那瓢水喝了下去,後來,果然大瀉三天,而且,臉上積下來的鹽花,好幾天都洗不去,連喝清水,都像在喝鹽湯一樣。

  那條鹽河,是通向中國有數的鹽場,淮北鹽場去的。不多久,就跟著總務科的一個管理員,去鹽場要求供應食鹽,見識了鹽場中的一切。離鹽場還老遠,就看到了一堆一堆,又高又大的物體,上面舖著蘆蓆,乍一看來,像是無數小型的金字塔一樣,每一座,高度超過二十公尺。再也想不到,那是鹽堆,俗語說堆積如山,那真是堆積如山,一點也不誇張!這些鹽堆,據說有自清朝就堆起來,未曾動過的,一路上,蔚為奇觀。

  然後,就看到了鹽田。引海水晒鹽,那是小學課本上都有的,可是一看鹽民收鹽,又不禁傻了眼。一方一方的鹽田,海水深可及膝,一大鏟一大鏟的鹽,竟是從海水中鏟起來的,一直以為是,海水全部蒸發晒乾了,鹽才可以出現,原來大謬不然!鹽田在引進海水之後,還要下種,就像種田一樣,鹽種是十分細小均勻的鹽粒,洒下去之後,海水中的鹽份,就依附著這種鹽晶種結晶,變成了大上幾十倍的顆粒,然後,再由海水中撈起來,真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在鹽場住了三天,本來還可以住多幾天的,但是被勒令立即離開,驅逐出境。倒也不是犯了什麼彌天大罪,而是看著鹽結晶好玩,閃閃生光,十分奇特,所以把一根有很多啞枝的樹枝,浸入鹽田中,過了一晚,取了出來,樹枝不論粗細,都附上了鹽的結晶,可愛好看之極,正在到處炫耀給人看之時,喊打之聲已經四起。原來給這根樹枝一浸,這一方鹽田中,就不再出鹽,或是只出灰黑色的劣質鹽了,所以,鹽民上下,盡皆大怒,想與他們理論,說不會有那麼嚴重的後果,又怎說得過他們,只好抱頭而竄,落荒而逃,那根滿是鹽花的樹枝,自然也在混亂之中,下落不明了。

  不過在那三天之中,見聞倒也不少。鹽十分重,初見壯漢,挑了兩小挑鹽,還走得十分吃力,感到驚訝,自己一上陣,才知道厲害,每挑皆在一百六十斤左右,根本站都站不直,別說挑著走了,而鹽場上的女工,也有可以挑起一百四十斤者,一挑一挑的鹽堆起來,就是一路上看到的金字塔了。

  鹽民的年齡,十分難憑外表來判斷,由於長年累月和海水、鹽、海風接觸,個個皮膚又黑又粗,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可以看起來不像三十八歲,而像五十八歲,生活之清苦,真正令人吃驚。而同樣是靠鹽為生,鹽商的生活豪奢,是歷史上著名的!鹽的成本極便宜,只及售價的百分之一,其餘全是各種各樣的稅,所以走私鹽是極佳的營生,也不知造成了多少幫會、多少殘殺。在鹽場中,見到一位老人家,據說是當年走私鹽的,而且還是鹽梟的首腦。(官方把走私鹽的人稱為鹽梟。)

  當然,想在他的口中探出一些鹽梟活動的情形來,可是老人家不甚肯說什麼,只有一次,買了酒請他喝,他才敞開上衣,給我看他胸腹間的疤痕,一道道的疤痕交錯,而且雖然已結了疤,還給人有皮開肉綻之感,十分可怖。

  他一面喝酒,一面嘆:多少人全死了,活著就算了!哼,不明情理的,以為走私鹽能發財,只見過走私鹽死在道上的,沒見過發財置了地的,一趟私鹽,從海邊走到洪澤湖,三百斤不失不散,賺得了三塊大洋?那還是用命拚來的!言來欷歔不已,由於有這一段經歷,所以有一篇早年的民初武俠小說鹽梟中,倒是有不少場面,全是十分真實的描寫。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