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見聞傳奇 第十八章 黃海之濱異趣事 編輯

  作者:倪匡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又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近山或在山上生活,和近水或在水上生活,各有好處,不能定奪那一種更優越,只好照各人的性情興趣來作自行決定的。由於在黃海之濱築海壩,自然和海時有接觸。黃海之濱,在那五六十里範圍之內,根本沒有沙灘可言,真怪,為什麼會沒有沙灘,至今不明。

  不過雖然沒有沙灘,嬉水是一樣可嬉的,而且,海濱水產極豐富,最奇妙的是,從一處地方出發(名字忘記了),划小船,划出三四里,就在海面上,有一股高出海面不到一公尺的噴泉,水勢甚粗,噴泉的水自海面冒出來,海水何等鹹苦,可是這股噴泉出來的水,竟是清甜無比。這樣的異事,未見有任何紀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漁船在經過這股泉水時,每喜補充食水,取之不竭,不知已有多少年了,如今不過事隔三十餘年,那股清泉,應該還在海水中冒出,展示著大自然的奇蹟。

  漁船,大都以陳家港作集散地,陳家港只是一個十分破落的小鎮,據說,在民初軍閥混戰時期,曾畸形繁華過一陣子,但也了無遺跡可循。不過,停泊在陳家港的漁船,氣派倒是極大,一日見一艘新船下水,大放爆竹之餘,把一頭大公雞斬了,血滴在船首,這可能是當地漁民的習俗。

  生性好見識新奇,去得陳家港次數多了,和當地幹部混得相當熟之後,就由他們安排,上了一艘漁船,跟著出海捕魚去,那次的經歷,有趣之極,漁船原來的任務是去捉黃魚的,正是秋季黃魚的汛期。

漁民因為長期在喜怒無常的大海上討生活,生命沒有什麼保障,所以各種各樣禁忌特別多,一上船,就被警告,雙腳不能懸空,吃完飯,筷子不能擱在碗上,說話之間,決不能帶翻字之音,吃魚,吃完了一邊,要將中間骨頭挾走,再吃另一邊,而不能將魚身翻轉;碗、碟、盆之類器物,看見翻轉,那簡直要立時被扔下海去!這些禁忌雖然花樣繁多,但只要緊記一條即可:不能有任何言語或行動,涉及船隻會發生危險的暗示。

  上船出海之後,和漁民閒聊,聽他們說起海上,大量的魚類出現之際的情形,像是聽天方夜談一樣,說什麼黃魚、帶魚每年兩次過黃河去朝龍王,魚群過時,只見魚不見海水,魚和魚之間擠擦發出的聲嚮,如同雷鳴,比潮水聲還要大,又說那時,漁船只有遠遠避開去,直到大隊魚過了,在魚群尾上下網,已經可以大有所獲,若是貪心,在大群魚中下網,連網帶船,都會被拖走去云。

  這種說法,自然不能盡信。船一開航,漁民立時忙碌起來,把一簍一簍的鹽,倒進船艙之中,一旦網了魚上來,就倒進艙中,使魚在跳躍之際,和鹽混合。心中一直存著一個疑問:這樣一來,不是所有的魚都變成鹹魚了嗎?那麼,鮮魚從何而來?或許,只是這一帶漁民,才是這樣作業的,由於沒有機會再和別的漁民接觸過,所以,疑問一直無法解決。

  這個船隊一共有四艘船,本來的任務是去捉黃魚的,可是船行當晚,茫茫海面之上,忽然出現了奇景,只見月色之下,極目所望,海面忽然變成了一片銀白色,而且,不是靜止的銀白色,而是翻動的銀白色,而船上的漁民,一起大叫起來。當晚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以為有什麼災禍發生,在甲板上,不知如何才好之際,已看到一個漁民,一竹篙刺向海面,挑起了老大一團銀白色的物體來,原來是一隻好大的水母。

  再一看海面上,綿延至少好幾公里的銀白色,原來全是一隻堆一隻,不知多少隻水母所造成的!那些水母,小的也如面盆,大的竟如大圓檯,真是奇觀中的奇觀。我是局外人,只管欣賞奇觀,漁船上其他人,卻已忙了起來,吆喝聲中,紛紛下網,網初下之際,簡直被水母托住了難以沉得下去,原來領隊的決定不捕黃魚,就捕捉水母算了。

  一網一網的水母被倒進艙中,人手不夠,也參加了倒鹽的工作,一層水母一層鹽,一直忙到天亮,好像有人下命令一樣,所有水母在極短時間內,一下子全沉進了水之中,海面上一個也看不見了。

  水母經過醃製之後,就是美味可口,營養極高的海蜇皮和海蜇頭,現在市面價格頗高,不過那年頭,這東西十分賤,不值錢,所以四艘漁船,雖然超載而歸,但事後聽說,下令捕海蜇的領隊,由於不捕黃魚,而捕海蜇,在漁民群眾大會中,捱了不少批鬥。

  在水母發現之後若干日,午夜在沉睡,被人推醒,海上有異聲大作,立時幾個人飛奔到海邊去,約有三五里路程,到了海邊一看,遠處海面上,有極闊的一道銀白色水流,當地鄉民也有趕來看熱鬧的,說那是帶魚群,真是有異聲,像是無數東西在擠壓一樣,而且看起來,魚群簡直如海中的一道河流!到此才知道漁民所說的或有誇大,但也並沒有誇大多少,海岸真是美麗而又神祕的領域!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